亚冠

妞非在下 第181章 菜香酒酣却惹事

2019-12-05 03:02: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妞非在下 第181章 菜香酒酣却惹事

饭馆掌柜一时吓瘫了自己,伙计赶忙过来扶起。

众人只瞧着他一眼,根本不放在心上,所有人都注意力都在厨房那边。

“这、这怎、怎么回事?”掌柜对伙计问着,声音中都带了颤音:“咱们得罪了什、什么人了?他们莫非是来讹诈银两的?”

“不是,他们是在等里面的大厨烧菜呢。”伙计刚才负责上菜知道得很清楚,连忙解释:“这些客官觉得我们的菜不好吃,就有一位进了后厨自己动手烧菜了。”

掌柜一听心中稍缓:“哦?是齐都的某位国厨莅临?”

“不是国厨,是个十来岁的小丫头。”

“十来岁的小丫头下厨?”

“没错,还比我们的大厨做的好!那菜肴我都没有见过。”

“荒唐啊!小愣子,你还真愣。你当我糊涂了不成?”掌柜一听怒道:“我平时虽然对你刻薄了些,但你别在这种事情上戏弄我啊。”

“掌柜,虽然你平时尖酸刻薄、克扣工钱、早训晚打……但我都没放在心上。别打我,反正你自己看看吧。”

掌柜被拉到了后厨门口,顿时就瞪圆了眼睛。

吴喆在厨房中一阵忙活,以比大厨快了几倍的速度做出了二十来人的菜肴。

流水般上菜的速度,令饭馆中一片欢声笑语,众人真正大快朵颐。

赵镖头大感幸运:“从没吃过如此别具风味的好菜。”

小刚钻等一众脑残粉大叫:“神仙姐姐亲自烧的菜,只怕是天上的神仙才有机会吃到口。”

“不错不错。我们今天是三生修来的福分!”

“谦君子,多亏你打昏我们啊,不然也许就错失如此良机了!”

谦君子完全没介意对方话语的不恰当。更不见五星玄气高手的腔调,抹着嘴巴一个劲儿地说:“难怪是仗剑宗潜星女弟子,庖厨之能亦如此出色。这几样菜肴老夫平生未曾尝过,当真服了!”

邋遢老头在自己的专桌上,也有分出来的每道菜。他吃着菜肴,微微点着头,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若吴喆在场。也许还能听清楚他嘀咕的话语内容:“唉……若你当年有如此手艺,我早就甘愿就入了你宫中做个入赘女婿了……”

“这小姑娘会否愿意留在我们饭馆?”掌柜找了个机会与给吴喆打着下手的大厨商量。

“她留在这里佣工?”大厨脸上露出精彩的表情,好像听到了很好玩的笑话。

掌柜犹豫一下。将自己的打算交了个底:“我给她和你一样的月钱,而你再涨个三成,帮我劝劝她留下如何?最近饭馆打算扩一下门面。”

“和我一样的工钱?”大厨讪笑一声,摇了摇头。继续忙着手中的帮厨活。

“要么。你不介意让她和你一样都涨上三成?”掌柜看着大厨的脸色试探着说。

大厨又笑了,拾掇着菜叶道:“她的水准,便是上齐都成为国厨给王孙贵族做饭,我也毫不惊讶。”

“不会吧?!这么小的丫头?”掌柜瞧了眼在灶台边忙的吴喆,看着她翻勺如翻扇子,当真吓人。只不过年纪上也太说不过去了……

“行家自然明白。但你尝尝她做的菜,就知道了。”大厨正好看到新的两锅菜要盛盘,便恭敬地过去帮忙。然后让掌柜的舀了一小勺。

掌柜的尝过后,半晌不再说话了。认了。小小店面,不可能容下这种国手掌勺。

饭馆大堂内,小刚钻挺有良心地叫了一句:“快让神仙姐姐歇一歇吧。我们光顾着吃,可别让她太过操劳了。”

“且来歇歇,莫要再在后厨忙了。”众人纷纷称是,好几个人站起来想请吴喆回来。

宗智联微微笑着看着众人的反应。这一点很让人欣慰,能自发地想到这点并得到大家的赞同,说明同盟的团队气氛非常良好。

“在她身边,似乎总能团结起很多人。”扈云伤突然道。

宗智联和穆清雅都一愣,想了想后也点了点头。

哪怕是曾有过矛盾冲突的扈云娇那边,也被她团结过来了,甚至约好了半年后组队。

回忆一下,与莫惜愁大才女的关系也并不僵化。

只有最讨厌、最心烦的林朝颖和黄淑女他们,才没有达成什么友好关系。

扈云伤又说道:“仔细想来,是她总愿意以善意和好心来面对别人的缘故吧。刚才明明已经累得在清雅马上睡着了,但被我们一说就去做饭了。这也是一种善意。”

“可以归纳为待人以诚四个字吧?嗯,当是这四字。”宗智联作出总结。

穆清雅在旁点头。吴喆不在,她想说什么也缺乏翻译。

这时,吴喆做好最后几盘的炸茄夹菜肴,用毛巾擦着脸走了出来。

当了好半天帮厨的胖大厨,在后厨门口站定,对着吴喆背影深深鞠了躬。

他深信自己以后的厨艺经此夜后会大有长进,甚至达到大悟创新级别,一定跃居国厨之列。

众人见吴喆出来,纷纷站起拱手,一阵夸奖、道辛苦之声不绝于耳。

此时菜过两巡,大家赶快招呼吴喆入座。

吴喆坐在主桌座位上,四周瞧了瞧,讶道:“喝酒喝酒啊,怎么能没有酒?”

众人哄然应了一声好。

她在大家心目中就是同盟首领。本来还担心她作为女子会禁止大家饮酒,因为可能耽误任务的安全。但此刻听得吴喆建议大家饮酒,全都大喜过望,齐声催促伙计上酒。

掌柜的也一起去搬酒坛。转眼间五坛酒供应上来,由饭馆掌柜和几个伙计一起为众人以海碗上酒。

伙计给穆清雅和吴喆前面放了两个小酒盅。

穆清雅却微微笑着,示意让伙计给吴喆换一个大海碗。

看见吴喆手边换了海碗盛酒,李头领讶道:“姑娘还善饮?”

“略会,略会。”吴喆笑着答道。

扈云伤在旁撇撇嘴,对宗智联道:“她喝酒是略会?这叫待人以诚?”

宗智联哈哈大笑。

这时众人的酒都满好了,所有人开始排着队来找吴喆敬酒。

大家排在主桌前敬酒,一众盛情难却。吴喆也就不推迟,站起身端起海碗,来者不拒一一都碰了酒碗干了。

众人先是见她干一次便齐声叫一声好,到后来都已经哄堂齐声喝彩了。

吃酒间的喧哗,吵闹得饭馆隔壁的上等客栈有人略持意见。

客栈二层,一位持书的年轻男子推开了窗望过来。

他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太大。

年轻男子身后,飘然出现了两位武者。

这两位武者站立轻盈却稳实有根,修为均不在五星玄气之下

武者拱手道:“少主,他们这般喧闹扰了您看书。可要我们去训诫一番?”

那被称作少主的公子,将持书的手摆摆:“一群粗俗人,聒噪一会儿也就散了。若到了子时还这般,你们再去让他们中的为首者再也说不了话吧。”

武者应命,恭敬地伺候在旁。

片刻,这位公子突然似乎想起什么,皱眉讶道:“等等,这丫头,怎么好像哪里见过?”

再瞧了好一会儿,他又笑道:“好像不是。牟音,你来看看。”

叫牟音的武者恭谨地到了窗边,望了一会儿道:“少主好忆力,一面见过后竟然还记得那个导曲失败品。不过,那青岭丫头相貌与之酷像,但没有她这般姿色,一者中庸,一者近上可期。而且若早有这种灵动劲儿,又怎么会掉落江中?想来,固然不是。”

少主点点头,也就不放在心上,不介意噪音地坐在窗边,阖目想着手持的书中韵味。

但不久后,饭馆那边传来了少女的讲书声。

这位少主缓缓睁开眼睛,站在窗边一起听了起来。(未完待续

深圳仁爱医院赵坤
太原市第九人民医院怎么样
唐山治疗早泄医院
遵义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昆明哪里妇科病治疗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