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妞非在下 第191章 七字七法!

2020-01-16 23:38: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妞非在下 第191章 七字七法!

音公子先存了轻视吴喆书典涵养的想法,起初念出[此时无声胜有声]还没有注意,但很快发现不对劲了。

宣纸上所书,这七个字居然各有自己的字体特征!

字字不同,个个迥异!

将白宣纸摊在桌上,仔细地将周角压好后,音公子整个人几乎贴上去仔细端详着。

难以置信!谁会精擅七种书法?!而且笔锋之间切换流畅,自然运转毫无滞涩!

起初,旁边的随侍武者见伙计从铁桶中翻出宣纸来,猜想纸上画的也许是小丫头的逗趣之作。

比如画匹大马,画点鸭鹅,甚至是画出一个小王八都不会太过惊讶。

可是宣纸展开后,看到的却是相当漂亮的七个字。

但现在,两位随侍武者也听少主的话语听出门道来了:七字七法!

这一个句子,竟然是使用了七种不同的字体笔锋。

他们不清楚这期间的奥妙,但音公子却晓得厉害。

很多书法名家,都会写出几种字体的好字。

但在一个书画帖上,通常只写一种字体,最多落款才换体。

这不是单单为了总体规律一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书法是一种意境、一种精气神的凝练。

你想在一张帖子上同时写好几种书体,可以,但你别想一蹴而就。

书法是讲究心达手到、境抵字出。

你心中的意境不断切换,谁做得到?

心念繁杂,怎么写出好字?

可现在,音公子瞪圆了眼睛,在充足的阳光下分辨得很清楚。

宣纸上,字与字之间连贯无疑。这七个字是同一个人。用同一支笔,在短时间内连续写成的!

一气呵成,毫无迟滞!

偏偏每一字体,都有一种意境深邃的名家风范!

这怎么可能啊?音公子震惊。

又看了良久,他小心翼翼地将这张宣纸卷起来。

“去我房内,将行囊中那购得不久的书画卷轴取出。换入这份妥善保管好。”音公子对牟音吩咐道。

牟音双手接过这卷宣纸,谨慎地回了公子房内。

他心中惊诧。因为替换卷轴放入这份宣纸,那么原先在卷轴内保管的一份书画就要取出,兴许有所伤损了。

先前卷轴内的书画是齐国一位书画名家的手笔,可是近千两白银才收购到的。

这份宣纸竟有如此价值?牟音心中虽然怀疑,但不敢有半点怠慢,仔细完成这件事后,才重新回到公子身边。

随侍在房内的两名侍女瞧着这位侍从武者的举动,也是心中疑惑。是什么东西如此金贵,居然替换掉了价值千两银子的书帖?

“牟音,这纸上是什么?”两名侍女好奇地问了一句。

这两名侍女跟随公子不久,还不熟悉公子的脾气,所以有此问话。

牟音不敢有半点泄露,也无法发出声音来泄露什么。他只是表情严肃地办好事情,不理两名侍女,便匆匆重回少主身边侍奉着。

当音公子缓缓走出客栈。心中的惊讶情绪尚且按耐不住。

音公子在思索,这丫头到底是何出身。居然可以写出如此一手好字?

再联想她昨夜讲述的叫什么天龙八部的那部书,其中涉及了无数玄妙的功法,还有许多背景深厚的宗派门户。

莫非,她竟是来自于某个大世家?

可是她周围跟随的,怎么连个六星之上的侍从武者都没有?

他脑筋飞快,而且擅于心计。在此时反而越想越复杂。

对了,她所讲的《天龙八部》中,那个精擅各种武学的王语嫣,就可算是从家中偷跑出来的。

难道是这丫头自己经历之事的改编?音公子突然想到了这一个可能。

这年轻丫头大有意思啊,我要多多接触。

音公子脚步加快。走进了隔壁的饭馆。

此时饭馆内,吴喆刚吃好早饭。

小刚钻凑了上来:“神仙姐姐,再给我们讲上一段好不好?我昨晚就想着这故事。”

吴喆没有回答他,而是先看了眼宗智联。

宗智联大感自己队长的意义,就问旁边的赵镖头:“到齐都里程还有多远?”

周围人都竖起耳朵听着,就连忙着伺候的店伙计也停下了手中的活计。

赵镖头回道:“若要在天黑关闭城门前赶到,我们最多还能有三个时辰空闲。”

宗智联一挥胳膊,一副本领导批准的架势道:“若瑶,那我给你两个时辰的时间讲书。”

众人发出一阵欢呼。

音公子此时正走进来,只见众人纷纷自觉地拉出一排排凳子。

饭馆一众伙计连带掌柜的也拿了小板凳,做好了开书场一般的准备。

掌柜瞧见音公子和两个随从进来,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只当是普通食客挥了挥胳膊叫道:“今日被包场了。三位爷儿抱歉了,恕不接待。”

音公子也不生气,一摆手让蚩音送上一两散碎银子:“我们就是坐着歇歇脚,喝上几口茶就好。”

掌柜的见了银子,也就不舍得往外赶了,想必就是凑个热闹听书的,见吴喆他们没说赶人,也就随意让他们坐下。

“这人怎么又来了?”扈云伤相当不满地嘀咕了一句。

“没办法啊,花朵太娇艳了,肯定不会仅被一只蜜蜂盯上。”宗智联摇着扇子轻笑。

扈云伤哼了声:“你说谁是蜜蜂?”

宗智联逗他:“谁是蜜蜂这可不该问我。俗话说船怕烂边骡怕骑,铁鞋也要怕淤泥。云伤你再不加油,小心这朵鲜花就被旁人采了。”

“若瑶岂会轻易动心。”扈云伤低声回了一句,又瞧了眼站在众人之前的吴喆,深吸了一口气。

“你怕挑明了心意以后,反而连队友都不好做?”宗智联问道。

扈云伤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唉,这还真的是个问题……”宗智联也将扇子摇得快了些:“只能看你们的缘分了。”

此时,穆清雅准备了茶水后,吴喆清了清嗓子。

她将手腕中的诸多手镯一敲,以特有的玉镯轻碰的叮当声作为定场音,开始说书:“念枉求美眷,良缘安在……段誉随即昏迷,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才慢慢醒转……”

众人聚精会神地听着。

音公子心中有事,耳中听着精彩的故事,目光却在小丫头身上不断打量。

越瞧,他越是惊讶。

这小丫头怎生如此耐看的?

多少美女一见便惊为天人,那是天生丽质不必多说。

可这位口齿伶俐在说书的女孩儿,初看只是觉得中人之姿,第二眼便发觉比预想的好看。

再多瞧一会儿,竟缓缓觉得眉眼水灵、鼻梁挺秀、红唇诱人,五官间说不出的一种可人含情之感。

的确如此。进化机体加速改良后,虽然乍看还不是第一流的大美女,但绝对是第二眼小美人。而且是越看越迷人、那种韵味型美人儿胚子。

之前音公子只是一时兴起想取得她的青睐,但经过[七字七法]的光环加身,再加上越瞧越漂亮的这种欣赏,此刻便令他食指大动了。

这时,吴喆正说到受伤中的段誉和钟灵对话:“钟灵和他目光一触,脸上一阵晕红,似笑非笑的道:‘你早忘了我吧?还记不记得我姓什么?’”

哎?对了,昨夜从其他人称呼的声音中,听出来这姑娘姓萧?

与书中的大英雄萧峰竟是同姓?

啊,若这书是她编的,难道说她有什么行走江湖、当大英雄的念头吗?

如此倒是好利用一番。

心思深沉的音公子,开始谋划如何找到突破口。

当吴喆说书小半个时辰,讲到了[枯井底、污泥处]。

众人听得长吁一口气。

段誉获得眷顾,王语嫣芳心终许,两人结成三生之约。

音公子却心中一动,恍然大悟:哎呀,原来这丫头是吃这一套的!

*******************

感谢读者[雅恬]的万币打赏!鞠躬!(未完待续

西安碑林医院的具体地址
苏州圣爱医院怎样
贵州有没有正规治疗癫痫的医院
辽宁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枣庄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