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酸雨出现随经济发展转移苗头

2019-10-09 13:15: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酸雨出现随经济发展转移“苗头”

生意社08月26日讯

酸雨给居民的生活带来不便,一名居住在工厂附近的居民正在示意衣服上有因雨点里含有污染物而造成的污点。 以前下雨,我就不敢上街,担心淋多了酸雨会秃头,现在总算没有那么担心了 ,听到深圳从重酸雨城市中 除名 ,深圳白领陈小姐放下了心头大石。 九个城市八个酸 ,三年前,人们如此形容珠三角酸雨污染的严重。而在最近省环保厅发布的2011年上半年全省环境状况公告中,珠三角的重酸雨区仅剩下佛山、肇庆,另两个戴上 重酸 帽子的城市为清远、韶关。 公告显示,全省酸雨频率为37%,半年来下降了9.5个百分点,降水质量有所提高与空气质量改善密不可分;半年来全省空气质量优良率达99.5%,与去年同期相比,优良总天数有所增加。 但细心的人们发现,在珠三角酸雨持续减少的背后,一向青山绿水的粤北等非珠三角地区,酸雨却有增加的趋势。 酸雨是否随产业转移到了非珠三角地区 的质疑一时也甚嚣尘上。权威专家分析认为,目前并没有证实两者有必然关联,但从酸雨流动输送的特性以及各地机动车污染增加的情况看,酸雨的治理各地既要扫好门前雪,各市间也应建立联防联控的机制,并全省一盘棋统筹考虑产业布局,谨防 污染随产业转移而转移 的说法从担忧变成现实。 两年来穗深相继 脱帽 我省的酸雨变 淡 了,也变少了,降水质量有所提高,这在珠三角尤为明显。 省环保厅相关负责人如是说。 2010年,下雨一度是全省最酸的广州,成功摘下戴了十年的重酸雨区帽子。有 世界工厂 之称的东莞在2009年就告别重酸雨区。去年在重酸雨上再度上榜的惠州,半年来酸雨频率锐减57.1%,最近,深圳空气质量创下十年来最好,上半年,深惠两市也同时脱离 重酸 。 有意思的是,广州从亚运举办的2010年开始脱离重酸雨区,深圳在大运会举办的2011年 摘帽 。 这并非巧合,而与两市为承办好两大运动会近年强力推进环境污染控制有关 ,省环境监测中心副主任、省大气科学研究中心首席专家钟流举说,从2004年广州申亚成功后,就开始进行工业脱硫降氮脱硝以及油气回收,开展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空气污染综合整治工作。而深圳也趁承办大运会之机,推进电厂污染治理和工商业锅炉污染治理,仅马湾电厂脱硫治理后年削减二氧化硫就达4.2万吨,改装低氮燃烧器后氮氧化物削减8000吨。此外,两地还加强机动车污染控制,大力推广清洁能源汽车。 这些举措并不局限在穗深两市。今年来,环保部门实行了大运会空气质量保障联防联控措施,以深圳为中心,划定了核心控制区域、重点控制区域、加强控制区域,范围基本涵盖整个珠三角, 这有效带动了周边城市的空气质量改善。 三年前,珠三角仍有十场雨八场酸的说法,如今该区域的酸雨频率47.8%,多年来首次降至不足一半。与珠三角酸雨持续衰减相对,非珠三角地区的酸雨却似乎有抬头的趋势,这种现象已经在上和学界引起了关注。 酸雨从珠三角转移? 友们发现,与以往珠三角城市占酸雨大头相比,今年4个重酸雨城市中有两个来自粤北,还有一个为靠近珠三角核心区的肇庆, 这些地方以往给人的印象都是山清水秀,空气清新,现在成了重酸雨区,是否与近年大力承接珠三角的产业转移,把酸雨也转到了珠三角外? 而更有友留意到,四个重酸雨城市都是在珠江西岸以及上游,且沿北江分布, 这是否也暗合酸雨转移的路径? 本报仔细查阅去年与今年上半年广东酸雨情况对比发现,四个重酸雨区中,肇庆的酸雨频率从去年80.6%降至41.4%,减少了39.2%,佛山从87.5%下降到67.6%,减少了19.9%。而韶关和清远酸雨频率则双双突破80%,其中今年新列入重酸雨区的清远,半年来酸雨频率从22.2%激增至83.3%。2011年比2010年酸雨频率增加的6个城市中,非珠三角城市占了4个。 中山大学地球环境与地球资源研究中心主任周永章认为,重酸雨区集中在珠江的西岸,这与各地产业结构迥异有关, 珠江西岸与东岸发展差异较大,东莞很多外资企业,生产以组装型为主,而西岸的佛山是以传统工业制造为主,而且转移出去的大多也还布局在周边地区 ,污染源没有太大变化。而广州、深圳近年来都转型淘汰传统工业,发展高科技、低能耗产业,才有了如今的改观。 对于酸雨是否随产业转移而转移的说法,钟流举并不认同,酸雨的成因比较复杂,既有本地污染排放的因素,也有周边风向、雨量大小的因素,从目前的数据上,并不能支撑产业转移把酸雨也转移的说法,而酸雨出现主要涉及是空气的流动,与北江的走向也没有联系。 不过我们可以看到,全省仍有17个城市出现过酸雨,占77.3%;受到酸雨污染的城市有11个,占全省的50%,广东的酸雨仍然比较多。各地治理酸雨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否已完全达到老百姓的期望?这可能又是另一个问题 。 自身之过还是邻居惹的祸? 这些重酸雨城市的酸雨到底来自那里? 近年来相继荣获 宜居城市 、 中国十大绿色生态城市 称号的清远,上半年却首次跻身全省酸雨最高频率的地区,清远市环保局有关负责人认为这不能完全归咎到本地, 酸雨是一种区域性现象,它和出现地本身的空气质量并非完全对应,酸雨的源头可能来自其他地区。 该局提供的监测数据显示,去年清远市环境空气质量达到国家Ⅱ级标准,清远市区空气质量优良天数的比例为98.3%。2011年上半年,清远市区空气质量优良天数的比例达到99.4%。 但酸雨频率却比较高。酸雨前体物在大气中可停留多天甚至几个星期,在气象因素的影响下,可随风迁移至上千公里以外,因此受酸雨污染的地方并不一定是酸性污染物质产生的地方。 类似观点也出现在另一个重酸雨城市肇庆,当地曾于2007年、2008年、2010年 戴帽 。肇庆环保局负责人今年曾向媒体表示,周边珠三角核心区的影响是肇庆城区酸雨频率出现较高的主要原因之一。 肇庆三面环山,受热岛环流和山谷风的影响,外围大气污染物会输送到市区,肇庆常年盛行风向以偏东风为主,地处珠三角核心区的下风向,位于肇庆东部的发达城市空气污染物极易向肇庆扩散。 不过邻近肇庆,身处珠三角核心区的佛山也有自己的说法。佛山市环保局局长霍锡淮在上月与民在线互动时表示过:佛山的酸雨究竟有多少是自己的污染物,目前来讲还没能具体弄明白。这是区域性的问题,要从区域性来解决。 佛山周边包括肇庆都是酸雨比较严重的地区,这些我们也觉得比较纠结,肇庆的工业不是很发达。治酸雨还是要从区域性的角度进行整治,省里面对酸雨的治理问题也是持这个态度。 这几年为了治理环境,佛山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关停了大批陶瓷、纺织印染、小火电厂等污染企业,但重酸雨区的帽子却足足戴了17年,不免让人费解。 在地图上,除了肇庆位于佛山西面外,清远和韶关都位于佛山的北面,佛山属南亚热带海洋季风气候,东北风较多。也就是说,从清远和韶关吹来的风,可能经过佛山。 佛山市环保局另一位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空气污染是具有区域性的, 我们周边一些城市也有大量的陶瓷、纺织印染企业,他们的治污力度也影响到佛山的大气水平 。 尽管各个重酸雨城市都声称遭受到周边的影响较大,但环保部门此前的一份调查报告分析,酸雨是中大范围的污染物,导致产生酸雨的大气污染物,约70%应是由监测所在地城市产生排放的,而其余30%则确有可能是受到其他外地城市的空气质量影响。 有不愿具名的资深环保专家呼吁,城市应该多从自身找问题,空气是四处流动的,只有各自搞好了空气质量,整体区域的酸雨才会下降, 否则,谁也不能保证出污泥而不染。 污染结构悄然改变,联防联控是关键 从近年我省酸雨结构和分布已经出现的变化情况来看,不少专家表示,周边影响并不能完全解释问题的存在,各地也更应着力从自身找原因整治大气污染,并建立联防联控的机制,走出酸雨的困境。 钟流举表示,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是酸雨的两大元凶。但目前燃煤燃油引起的二氧化硫的排放显着降低,氮氧化物占酸雨的比重增加,这与各地机动车数量快速增加,对尾气污染控制不够有关。 专家们的观点也从各地的一些调查数据中得到佐证。上月佛山市环保局副局长吕丹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佛山中心城区的机动车氮氧化物排放已经占氮氧化物总排放量的70%左右。 从酸雨成分看,佛山的降雨中硫化物比例在逐年下降,说明工业废气控制取得一定成效,而氮氧化物比例则依然上升,反映了石油类燃料燃烧后产生的气体排放增多。 佛山市二氧化氮的浓度也侧面印证了这一点:2005年全市二氧化氮平均浓度为0.036毫克/立方米,到2010年已经上升至0.051毫克/立方米。 清远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上半年二氧化硫的排放量仍保持较稳定的趋势。而最近几年清远市的机动车保有量却快速上升,汽车尾气所排放的氮氧化物是酸雨形成的重要因素之一。 北京大学环境学院一位长期关注广东酸雨变化的研究员认为, 影响一个地方的空气质量主要是本地污染源造成的,各地必须加大整治才是根本。还是应该各家自扫门前雪,不要仅看到别家瓦上有霜。 早在数年前,中国气象局广州热带海洋气象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吴兑就呼吁在大气污染防止上,各地要实现联防联控。不久之后,省政府通过了《广东省珠江三角洲大气污染防治办法》,珠三角9市建立起对灰霾监测预警的联防联控机制。 与灰霾相类似,专家们认为虽然酸雨布局变化与产业转移没有必然关联,但地理上的邻近仍不排除有输送的可能。环保专家、佛山市政协委员罗斌华也指出,在几个重酸雨城市之间,可能存在一条 污染输送带 ,互相影响。 清远、肇庆是作为佛山的陶瓷、纺织印染等重污染行业转移的地方,在地理位置上看,污染物可能通过大气在城市间输送,造成各个城市环境污染相互交联以及多种高浓度污染物在时空上的重叠,如果各地环保管制力度和企业的处理效果不好,就会对这片区域的大气构成威胁 。 专家们认为,对灰霾联控机制的成功做法以及此前的大运会空气质量联防措施,都可以借鉴到酸雨领域,从范围上甚至可以从珠三角扩大到全省。 不仅在于空气质量的监测,从产业政策、产业布局、准入门槛上就应该有统筹考虑,联防联控,那里保持生态、那里发展工业,要符合省主题功能区的统一规划。 北京大学环境学院一名资深研究员就举例建议, 例如一些山区城市在承接珠三角产业转移过程中,环境能力、污染驱散条件能否能跟上?同样的工业,珠三角的工人可能熟练些、工艺先进些,对大气的影响会低一些,但在承接转移的地方,工人素质、生产工艺能否跟上,这就需要有意识地引导企业加强培训。总之,防治酸雨也要有上下一盘棋的思想 。

咸宁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鄂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兰州性病医院排名
咸宁治疗牛皮癣费用
鄂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