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灵台妖神录 第七章 通天巨树

2019-12-04 18:19: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灵台妖神录 第七章 通天巨树

再次往前奔跑了一段距离,距离远处那巨大的黑影逐渐近了起来。

“停下”二小姐轻轻在姜小北耳旁喊了声。

姜小北气喘嘘嘘:“怎么了?”

“你有没有注意到周围多了些什么?”二姑娘语气有些严肃。

姜小北这才把注意力放到四周:“咦,这些骨头好奇怪,貌似之前那些地方都没有,一直到这里”。

原来这里地上四处散落着一些生物骨骼,仔细一看数量十分的多,有些露在地表,而有些则是埋到了土里,只露出了半截在外,想必完全埋在土里的会更多。

姜小北用脚去触碰自己脚下的一截骨头,这是一排肋骨,单根肋骨和单根肋骨之间空隙极小,而且骨骼弯曲的弧度非常大,似乎不是人类的骨骼,骨骼风化严重,已经近乎腐朽了,在姜小北脚下碎裂开来。

“你看哪个颅骨,很奇怪?”二姑娘在背后晃了晃他,指着前面了一块头颅骨。

那是一块狭长的颅骨,脑颅尖起,上面有着两个结状物,看凹陷进去的眼眶是分布在两旁的,整个颅骨显得很大。

“应该是什么兽类的骨骼,不是人类的”姜小北说道

“恩,但是可能你没感觉到,来到这里之后,有一种很压抑的感觉,有些不舒服”。

“可能你失血多了,幻觉罢了,我都没感觉到”姜小北说罢就把二姑娘放了下来,让她躺在地上。

“你干什么,还不走,万一那家伙追上来怎么办”。

“他要是还能追上来,我们可能也只能认命了,但是你的伤在不处理我怕真要出事了”。

说罢,张小北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两包速凝血撕了开来。

“还好我这些保命的东西都没放在背包里,这会倒派上用场了”,速凝血是通俗叫法,这玩意其实英文名叫celox是一种乳白色的颗粒状东西,用来紧急止血的,洒在伤口上可以很快凝成血痂止住流血。

“那还不赶紧的”二姑娘脸色苍白轻声说道,放开了捂住伤口的手,小半件衣服已经染成了红色,甚至沾到了姜小北背后,显得触目心惊。

“好,好,你别动”姜小北顾不得其他,轻轻掀开了她的衣服,红色血液在白皙的肌肤衬托下显得格外刺眼。

张野的飞剑划过二姑娘的左腰一侧,姜小北把药粉撒上后,轻轻按压住了伤口。

“还好没伤得很严重,不会有事的,一会在包扎好就可以了,看你吓的脸色发白的”姜小北看着二姑娘苍白面容,有些心疼。

“你才吓得脸色发白,你欠了我一条命,要是我死了,你还给谁”。

“最多下去陪你呗,你还想怎么样?”姜小北试着松开了手,见伤口出血基本已经止住了,撕下自己的内衣给她包扎住伤口。

“呵呵,这样就算还了么,你想得倒美?”二姑娘似笑非笑。

“那你还想怎么样,虽然说咱认识三年了,但你也别坑我呀”姜小北包扎好伤口后放下了她的衣服,给她拉好了外衣的拉链。

二姑娘嘴角勾起一抹轻笑也没再接他的话:“可以的话走吧,找个安全地方休息”。

“恩”姜小北也在处理了自己手臂上的伤口一番后,背起了她继续往前行去。

随着两人逐渐接近那巨大的柱子黑影,这根巨大柱子的真面目逐渐露了出来。

“别告诉我这是真的,世界上哪有那么大的树木……”姜小北喃喃说道。

“飞剑都出来了,有一颗大到没边的树木很奇怪么,不会告诉我你没有看过小说吧,玄幻的”二姑娘鄙视他。

姜小北讪讪道:“还真是没看过,上面都写了什么?”

二姑娘是这样回答他的:“神仙有,妖怪也有,重点不是都写了什么,而是让我们接受能力涨到爆表都快没边了”。

那个巨大柱子形黑影赫然是一棵无比巨大的树,树干笔直,高空中还有纷乱的众多小树枝蔓延开来,巨树如同支撑了整个天地一般,往上的树身淹没在了黑暗中,不知道能有多高。

接下来又走了将近两三个小时,两人这才真正的接近了这颗巨大无比的巨树之前。

姜小北伸手抚摸巨树树皮,站在树下感觉就像站在一栋摩天大厦之前,巨树树根盘绕,深深植于土中,巨树树皮类似柳树,沟壑纵横,自上而下形成不规则的长条形,外表皮块状之间的沟壑很深,手指都可以全部伸进去,而且坚硬无比,姜小北费了好大劲也没扣下哪怕一点点。

“真是好神奇的大树,你知不知道,和童话故事里的那个豆茎的故事中的的豆茎很相似,觉得可以爬上天了”姜小北赞叹道。

“那个只是童话故事,但是这个巨树可是真的出现在我们面前的”靠在拱起的一只巨大的树根上休息好一会,二姑娘恢复了一些精神。

“我们得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下了”姜小北也坐了下来,刚才的奔走已经觉得是筋疲力尽了。

“呵呵”二姑娘伸出手指戳了戳姜小北:“我想我发现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哪里?”姜小北疑惑道。

二姑娘伸手指了指天上,姜小北抬头看去,巨树往上数十米的高空开始有了枝桠,有些大有些小,对着巨树来说怕是不值一提,但是对人来说那些非常巨大的枝桠非常高抬头看上去也是遮天蔽日,而那些小的枝桠怕是最小的也有大卡车那么粗壮。

“你说树上?”姜小北摇了摇头:“怎么可能,要是只有我的话或许还能爬上去,你又受伤那么严重,我们在找别的地方吧”

二姑娘摇了摇头“这里地势平缓,哪有什么可以让人藏匿的地方,而且你注意到没有,这里也不知道靠什么发出的光芒和白昼一样,但是现在正在慢慢暗下来”。

姜小北才注意到却是如此,只觉得女人确实是比男人心细许多:“难道这里也有白天和夜晚么?”

“有这个可能,而且这里光线昏暗,可以观察到的距离短了,路上的兽骨也不是没看到,要是有什么危险,我们躲都来不及”

“但是我也不可能扔下你不管”姜小北表情坚毅。

二姑娘“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谁让你扔下我了,你敢丢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你看下我的腰带”。

姜小北把她靠着树放了下来,拉开她的软壳外套,把内衣掀开来,二姑娘的腰带原来是细条的绳索编制而成的。

姜小北眼睛亮了起来:“好厉害,你的意思是我先上去,然后再把你拉上去么,但是这腰带拆开来够不够结实?”

二姑娘眨了眨眼睛:“放心吧,国外代购来的,花了好多钱,解开来有四十米,数据说能支撑一点二吨重量,而且耐磨性很好,应该绰绰有余了”。

“希望你不是被坑了……”姜小北伸手就去解她的腰带,腰带扯出来时候二姑娘的裤子自然松了,姜小北也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粉红色……

二小姐伸手抓住裤腰,有些羞涩了。

“咳咳,这东西怎么解开?”姜小北连忙说话,避免她的尴尬。

“那头有个绳结,一拉开就可以全部松了”

姜小北拉开了那个绳结,一用力,果然整条腰带散开来变成一小堆绳索,然后双手抓住一截用力扯了扯。

“看上去真是挺结实的,好吧,也没其他办法了,咱们试试”

拖得越久越不安全,姜小北脱下自己的外衣垫在了二姑娘的股下和腰间,然后用绳子和外衣给她做了个简易的安全吊带,期间磕磕碰碰的,二姑娘原本苍白的脸色都泛出一丝微红了。

“我先上去了”姜小北说道。

“恩,小心点,别掉下来,砸到我就不好了”二姑娘如是说。

“……知道”

姜小北脱下鞋热了热身子,伸出手指抠在树皮上的缝隙之间,爬了上去,由于树皮之间的沟壑所以爬上并不费力,比想象中容易许多,但是由于右臂受了伤,途中休息了几次,耗费了近二十分钟,总算爬上了最近的一根枝桠上。

“呼”喘了一口气,姜小北俯下身去冲着二姑娘挥了挥手,然后先把绳子绷紧绑在枝桠上一根大腿粗的分枝上,由于绳子有些细了,手上不受力使出浑身解数才把二姑娘拉了上来。

“绳子比我想象中结实多了,你也重多了”姜小北喘着粗气道。

“我很轻的好么,你在干说我重,我和你急”。二姑娘翻了翻白眼。

姜小北站了起来:“这里地方太小了,而且不够高,我们在上去一点吧”说罢指了指右上方的一只巨大的枝桠。

“恩,小心点”

再次耗费了将近大半小时,姜小北累得虚脱,总算上到了这只巨大的枝桠上,枝桠离地面约莫四五十米高,相当于十层楼高些,枝桠比足球场宽度还要更粗,虽然可以活动空间很大,但是边缘倾斜,上来时候着实费了不少力气。

姜小北收好绳子后累得毫无顾忌躺了下来,因为外衣被二姑娘当成安全吊带了,内衣一半撕了包扎伤口,剩下一半在拉二姑娘上来时候裹在手上防止绳子拉伤手,此时也不知道丢哪里了,所以整个上身赤裸了。

“呸”二姑娘啐了他一口,起身巡视了一下,刚才休息足够了,虽说整个人还是虚弱不堪,但是趔趄着也能勉强站起来走路了。

“你小心别掉下去,我可不想在下去接你了……”姜小北风凉话传来。

“我还有自知之明”二小姐见他累得起不来,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了两根巧克力丢给他。

“吃吧,只有这两根了,多了没有”

姜小北接住了,今天除了赶路就是没命的跑了,还受了伤,体力消耗极大,已经是饥饿得很了,但是也只是剥开巧克力,咬了两口只吃了半根,把那根完整的放进口袋拉好拉链,剩下半根递回了给二小姐。

二小姐接了过来,坐在姜小北旁边,也不说话轻轻咬着那半根巧克力,姜小北看见了她眼眶似乎有些晶莹……。

“矫情,也就是饿你一顿罢了,又不是没挨饿过”姜小北看了她一眼,摸了摸裤子口袋,口袋里一把折叠小刀还有半包烟和打火机竟然还没丢,于是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两人休息着不说话,似乎都有种不明的气氛弥漫开来。

小孩高烧不退怎么办
心肌梗死支架治疗后可以吃通心络吗
中风后吃什么药
小儿咳嗽药无禁忌成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