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九鼎狂尊 第四百六十章 讨一个说法

2019-10-18 13:52: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鼎狂尊 第四百六十章 讨一个说法

器破天与月老在这个时候都有些惊异,他们实在没有料到,李朝凯竟然会找到这里来,而且看他的样子,是想要将器破天与月老两个人都解决在这里。

李朝凯脸上的杀气呈现,他身后的众多七鼎强者向三个人逼去。

光是李朝凯一个人,器破天与月老就不是对手,现在再加上这些七鼎强者,他们几乎连逃跑的可能都没有。

“不要杀了他们,将他们三个人给我活捉过来,我倒是要看看就凭他们两个人到底有什么底气,竟然敢和我为敌,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李朝凯的话一结束,几个七鼎强者就来到了器破天与月老还有李悦婷的身边,众人立刻战斗了起来。

虽然三个人都不想束手就擒,但是奈何他们的实力的确不如众多七鼎强者,还没有过了几招,他们就被众多七鼎强者生擒活捉。

“把她先给我带回去。”李朝凯示意几人将李悦婷带走,而他走到器破天与月老的身边仔细的审视着两个人,眼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

“说吧,在你们身后到底还有什么人,到底是谁在和我作对?”

“我们和李朝开兄弟是朋友,朋友有难,理所当然要互相帮助了。如果你硬是要说我们身后有人,那我只能告诉你两个字,那就是‘义气’。”

月老的话铿锵有力大气凛然,正义十足,不过李朝凯明显不相信。

“少在这里跟我兜圈子,爱情山脉鼎鼎有名的月老先生,还有闻名于清风古城的器破天,你们两个和李越开风马牛不相及,我就先不说你们两个是怎么走到一起的,你们又和李朝开有什么关系,竟然值得你们为他去拼命?”

“李朝凯,就算我们身后真的有人,我们也不可能会告诉你,何况我们身后真的没有人,那就不可能告诉你了。”

器破天的话语有些含糊,李朝凯的双眼盯在他们的身上,很长时间他都没有说一句话。

“既然你们不肯说,我会有办法让你们开口的,只是到时候你们不要后悔现在没有告诉我。”李朝凯知道再这样问下去是不会有什么效果的,他转身就欲离去,就在他转过身之后,空中传出了他的话语。

“将他们两个也给我带走,论用什么办法,撬开他们的嘴。”

黑色的夜,寂静声,整条爱情山脉竟然没有一个人。

很多年来,在爱情山脉中都很少会出现没有人的情况,绵延几十里的爱情山脉竟然真的一个人影都没有,寂静的山脉似乎在叙说着什么诡异的事情,这里竟然显得有些怪异。

就在黎明的前一刻

,一个风尘仆仆的女子来到了李朝开的家族大门外,她浑身上下都有些破烂,就像是一个乞丐,并且身上还有点点血色,像是遭遇了土匪强盗的样子。

有人将她带进了大门中。

等到女子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一个男子正关心的看着她,这个时候女子的身上已经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仅仅只是看到她的侧脸,就可以断定,这个女子一定是一个风华绝代,美艳双的女人。

薄薄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将她的娇躯勾勒出了一道美丽的曲线,在她睁开眼的霎那间就看见了正在紧张的注视着自己的一个男子。

两个人在这一刻被定住了,他们一动不动,互相观看着对方,好像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不,应该说比看到稀世珍宝还要珍贵的东西,两双目光在空中对接,他们忘记了说话,忘记了一切,甚至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悦婷……”男子的声音有些哽咽,与女子对视了很长时间,他才说出了这么两个字。

这个风尘仆仆来到这里的女子就是李悦婷,而她身边的男子正是李朝开。

看到李悦婷的样子,李朝开非常心疼,却也有些大惊意外,他不知道李悦婷怎么会来到这里,不知道她身上的伤势是怎么回事,心中虽有疑惑,却问不出口来。因为在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不会说话了,好像失去了开口的能力。

“李朝凯因为嫌我不纯洁,他把我休了,而我父亲也把我赶出了家门,如今我已经家可归了。”李悦婷楚楚可怜的话语勾动着李朝开的心灵,听到这宛如天籁般的声音,李朝开的心简直要碎了。

“不,这里就是你的家,这里随时都欢迎你的到来,只要你不嫌弃,永远都将这里当成家都可以,我会照顾你一辈子,陪你生生世世,永永远远。”

真情的话语,打动了那颗受伤的芳心,美丽的娇躯在被窝里轻轻的颤抖,她的脸上挂满了泪花。

如此美景,令观看者加心碎了,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此时的心情,李朝开只是呆呆的望着床上的丽人,他的心灵以及他的身都被床上的玉人勾动着。

他真的愿意为了这个女子而付出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生命,即使女子要让他把天下送给她当聘礼,这个时候的李朝开也会毫不犹豫的就答应。

他实在太爱李悦婷了,他已经不能没有李悦婷,否则他的生活将会法继续。

“器破天和月老被李朝凯抓走了,我正是在那个时候逃离了李朝凯的魔爪。”

“器破天……”李朝开有些疑惑,器破天这三个字听起来有些熟悉,可是他却想不起来器破天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我似乎听李朝凯说,他们两个在帮你?”

器破天与月老被抓的消息一传到李朝开的耳中,他在瞬间就坐不住了。

虽然他并不知道在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的心中有一种不妙的预感,似乎将有什么厄难降临在他的身上。

看着眼前楚楚可怜的女子,李朝凯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

他很想将两个人救出来,可是他没有这个实力,害怕将自己也搭进去。

两个人之前帮过他很多忙,救过他的命,如今两人有难,他却一点忙都帮不上,他突然感到,自己很没有用。

“悦婷,到底是为什么,你怎么会突然嫁给李朝凯,难道他是用什么在威胁你吗?”

“李朝凯和我父亲都变了,他们变得让我很陌生,他们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了。本来我已经打算和我父亲坦白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可是他们却逼我嫁给了李朝凯,之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李悦婷的脸上已经梨花带雨,对于一个女子来说,不能容忍的事情莫过于此了,她的心简直碎成了很多份。

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抛弃了自己,将自己硬生生嫁给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没有几天自己还被此人休了,她的心灵已经到达了崩溃的边缘。

“李朝凯凭什么抓走器破天和月老,他们不过是我的朋友而已,难道他是想要报复我吗,可是难道他就不怕得罪多的人吗?”

器破天和月老在清风古城也算是有一些影响力的人物,可以说这两个人都是公众人物,一般人不可能敢对他们动手,不可能对他们做出不敬的事情来,否则麻烦一定会找上那个人。

在李朝开看来,李朝凯没有理由对两个人动手,他也不应该有这个胆量敢对两人不利。

虽然李朝开如此想到,但是他的心中还是很担心,是惭愧,因为他觉得是自己害了两个人。

李朝开与李悦婷都不曾料到,这间房中的一切都被远处的一个中年人看在眼中,他在仔细的打量着房中的情景,并且脑海急速的转动着,眼中似乎闪过一道道精光,他仿佛看到了什么,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静静地依然在观看着两个人。

他将多的目光放在了李悦婷的身上,眼中闪过多道怀疑的神色,不知是什么原因,在他的心中始终对李悦婷有一种抵触,他在思考李悦婷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到底有什么企图。

黎明,天色大亮的时候,整座府邸中高手云集,院子中的动静惊动了李朝开和李悦婷,他们一时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两个人一起走出了房间。

众多人影聚集在院子中,前方出现一道很具威严的中年人身影,此人是一个绝对的八鼎强者,他的实力不容小觑,并且此人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很强的威势感。

即使远处的李朝开和李悦婷看到这个人的时候,都能感觉他身上的那种威严,压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有一种想要仰视他的感觉。

此人是这座府邸的一家之主,李越开,也是李朝开的父亲。

看到院中的变化,李朝开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和身边的李悦婷一起走向李越开的身边,脸上写着疑惑的表情。

“父亲,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要召集这么多高手?”

李越开将目光望向自己的爱子以及李悦婷的身上,他只是淡淡的扫视了一眼,随意的开口说道:“我要向李越凯讨一个说法,你们两个也随我一起去吧。”

盐城白癜风好的医院

广元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江苏治疗妇科方法

盐城白癜风医院

广元治疗白斑病费用

小孩子发高烧
宝宝发热
三岁宝宝咳嗽发烧反复
小孩总是发烧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