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玄天战尊134第一百三十四章紫月的态度

2020-01-23 20:52: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天战尊 134.第一百三十四章紫月的态度

韩宇手摸着鼻梁,说道,“南宫小姐,你看这件事情,能不能就此作罢?”

此时刚解决秦朗与紫月的婚约问题,若是在生此事端导致紫月心生芥蒂,他真不知找谁哭去。

南宫彤睫毛轻轻一颤,紧咬着朱唇,眼波流转间雾气缭绕,绝美的容颜上有着浓浓的酸楚,“他心中竟然如此在乎紫月!”

顿了顿,南宫彤摆了摆玉手,嫣然一笑,“只怕,此时紫月妹妹已经来了。”

“大姐,你请紫月姐姐来此作什么?”南宫薇眨动着眼眸,满脸疑惑说道。

“只是来商量些事情罢了。”南宫彤淡笑一声,而后美眸眨动,凝视着韩宇幽怨的说道,道,“韩公子,你真要拒我于千里之外吗?”

“这件事情,只能说抱歉。”韩宇摊了摊手,嘴角荡起一抹苦涩的笑容。

“我是应该成全他们,还是争取自己所爱了?”南宫彤颔首微低轻抿朱唇,美眸中的余光瞥向那青年,略作踌躇之色。

“大姐这是怎么了…?”南宫薇偏着头,满脸疑惑的瞅了瞅屋中神色怪异的二人。

“嘎吱!”

包厢的屋门,被轻轻的推开,寒风自门中席卷而来,在风中夹杂着一丝迷人心魄的幽香。

深吸了一口风中的幽香,紧皱的眉头逐渐舒展,韩宇扭过头,向着门口有些期许的瞥去,一个身穿紫色长裙的少女,便是出映入眼帘。

“韩宇!”

当欧阳紫月瞧得那熟悉的少年时,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在略微惊诧后,眸中便是洋溢出一丝幸福之色,莲步移动袅袅而来。

“紫月姐姐,我姐适才还说着你了,没有想到你这么快便来了。”南宫薇满脸雀跃的向着欧阳紫月而去,话语间,已经挽住了后者的手臂一起坐在卧榻上,显得颇为热情。

“彤儿姐姐,恭喜你改变体质,脱离苦海,这是小妹一点心意,莫要嫌寒酸了。”欧阳紫月眸光流转,向着南宫彤微微一笑,而后,玉手一挥,她身后一个侍婢便是携带着一个个包裹精致的玉匣子而来。

“紫月妹妹真是客气了,来此便好了,还带东西做甚。”南宫彤盈盈笑道。

欧阳紫月挥了挥手在瞥了一眼韩宇后,玉手一挥,那侍婢便是怯怯的退出了包厢。

“怎么,城主他们不曾来此?”欧阳紫月略带好奇的问道。

韩宇眸光眨动,向着南宫彤投去异样的目光,显然让后者莫要言及那件事情。

“其实,这次是我想找紫月妹妹谈谈心,所有也就没有请旁人了。”瞧得韩宇那异色,南宫彤苦涩一笑。

“哦?什么事情?”欧阳紫月眉头一凝,眼角的余光不由瞥向韩宇,在后者的眸中,她发现了一丝紧张。

“听说你家老爷子出面,定下了你与韩公子的事情,特来为你们庆祝一番。”南宫彤瞥了一眼那满脸紧张的韩宇,轻抿着朱唇,笑道。

“呼!”

韩宇眉头舒展,向着南宫彤投去一道感谢的眸光,此时他与欧阳紫月的事情方才定下,若因此横生枝节可是追悔莫及!

欧阳紫月眸光流转心中虽然疑惑,却没有多问,而是,皱了皱眉说道,“此事,虽然有爷爷出面,却也依然有着变数,不过,无论如何,我是绝不会改变心意。”

话后,欧阳紫月眉头微挑,有意无意间,向着南宫彤瞥了一眼,略带着一丝针锋相对的感觉。

“呵呵,紫月妹妹有此决心,当真是韩公子的福气,来我敬你们一杯,祝你们能够破除荆棘,终成眷属。”南宫彤嫣然巧笑,斟满香醇的美酒后,捻起酒杯便一饮而尽,笑容中的一抹苦涩,一闪即逝。

“多谢彤姐姐的祝福。”欧阳紫月娇笑一声,玉手捻起酒杯,便是豪爽的一饮而尽。

望着面前南宫彤那抹苦涩,韩宇心中有些莫名的揪痛,这少女当初不惜名节向自己表白,此时却因为他,改变了主意,可见其心胸宽阔,只是这其中的苦楚谁能够体会了…

甩了甩头,韩宇便将酒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在知道紫月的童年后,他便知道在后者,那似拒人千里之外的外表下,有着一颗脆弱的心,经不起一丝打击。

“他们这神色,有些怪异,难道都得了后遗症,被感染了?”南宫薇那宛若瓷娃娃般的眸子,眨了眨,满脸狐疑的向着旁边三人来回瞅去。

不一会,各种美味佳肴,随之上桌,只是韩宇等人心思各异,根本没有那品尝美味的心情,在酒足饭饱后,众人寒暄几句便是就此告辞。

南宫彤斜倚在窗前,望着酒楼下那两道人影,指尖微微颤抖,呢喃而语,“为什么我这次不争取下了…是因为怕拆散他们吗?”

嘴角荡起一抹苦涩的笑容,眼眸中雾气朦胧,南宫彤只觉自己那颗心揪在一起甚不是滋味。

“姐,你在看什么了?”南宫薇眨了眨眸子,顺着南宫彤的眸光向着窗户下瞧去,旋即弯弯的眉头紧紧一皱,“那不是,臭流氓吗?”

“咦,姐,你怎么哭了?”南宫薇眸子扑闪扑闪,满脸狐疑,“这莫名其妙的哭,也是后遗症吗?”

“没有事,只是外面风大,一粒沙子吹到了眼中。”南宫彤不舍的收回眸光,笑道。

“沙子,我来帮你吹吹。”南宫薇连忙凑上去。

南宫彤愣了一声,眼角的余光依然忍不住向着那楼下瞥去,在那里,韩宇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拉着欧阳紫月的手,便没入了同一辆马车中。

欧阳紫月,斜倚在柔软的卧榻上,因为酒后有些绯红的脸颊露出似笑非笑的笑容,娇嗔而道,“你难道没有什么要和我解释的吗?”

话语娇软酥骨,狭长的眸子扬起迷人的弧度,娇柔中略带着一丝强势。

“解释?”韩宇心头一跳,旋即摊了摊手,笑道,“是不是这几日我没有去看你,你生气了?”

“少贫了,你与那南宫彤眉来眼去,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精致的俏脸上,笑容逐渐僵硬,欧阳紫月秀眉微扬,有些不悦的说道,“这次宴席只怕也没有那么简单吧。”

“其实,这件事情是这样的……我替她驱除寒气,本是无奈之举,不想却给她带来了这些困惑!”韩宇顿了顿,旋即将南宫彤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欧阳紫月对此事已略有眉目,若是还瞒着她,日后让其知晓,只怕将会给她那脆弱的心灵造成一些阴影,韩宇索性将此事说与出来,反正她与南宫彤也没有什么。

“原来,你替她驱除寒气要这般……”欧阳紫月黛眉微微蹙起,一个女子在那般情况下与男子相处,意味着什么她可是感同身受,当初自己被这少年,看光后心中不也是有所涟漪。

想起适才南宫彤那笑脸上的苦涩,欧阳紫月心中甚不是滋味,顿了顿,眉宇间略带忧色,说道,“你喜欢她吗?”

“我喜欢的只有你一人。”韩宇略微一顿,而后笑道:“你放心,日后我会劝说她的,相信时间一久,她就会想通了。”

“那就好。”瞧得少年,眸中那抹迟疑,欧阳紫月心头略微一紧,随后嫣然一笑,便是投入少年的怀中。

韩宇紧搂着怀中的娇人,松了口气,她总算没有生气。

“只要他心中最在意的是我就好。”欧阳紫月美眸微眯,嘴角荡起一丝甜甜的笑容,似乎极为享受这份温暖……

“小姐,到府了!”

随着马车停下,前面马车中,欧阳紫月的侍婢的声音,赫然传来。

“我,便回府了。”走下马车,欧阳紫月恋恋不舍的,说道。

“你去吧。”微眯着眼眸,望着那道倩影,韩宇笑了笑。

欧阳紫月似乎想起了什么,偏过头说道:“对了,秦家的族人已经来了景阳城,百花谷一行,应该就在这两日了。”

“秦家!”韩宇眸光徒然一凝,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那地灵枝的。”

欧阳紫月嫣然一笑,“我相信你。”

望着少女那逐渐远去的倩影,韩宇紧了紧手掌,呢喃而语,“地灵枝,我一定会得到你的。”

“呼!”

马车疾驰而过,韩宇倚靠在卧榻上,眼眸方一眯起,一道略带苦涩笑容的绝世容颜便是在脑海中闪烁不停。

“你的确是个好女孩,只可惜…!”韩宇面露苦笑,而后,甩了甩头,便是将这些揪心的事情抛于脑后。

景阳城中心,一处繁华的街道的酒楼上,三个身穿锦袍的青年男子,向着街道中一辆,疾驰而来的奢华马车淡淡的瞟去。

“朗弟,那马车中便是打败你的寒门少年吗?”一个容貌不算英俊,却气质不凡的青年男子,浓厚的眉头一扬,向着旁边一个俊朗不凡的青年,略带戏谑的说道。

在这青年男子身上有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高傲气质,这种气质完全是由其骨子里散发而出,常人根本无法模仿。

作为秦家核心子弟,这青年男子的确有这高傲的本钱。

“不错!”

秦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眼角略微抽搐,显然这青年男子的话语,刺到了他的痛处,在这青年男子面前,他锐气全消,只是咬了咬牙,满脸怨毒的向着那辆马车瞥去。

“不就一个,寒门子弟吗。”青年男子,眼眸微眯,淡淡的说道,“你放心,既然此事被我遇到了定会替你挽回颜面。”

“呵呵,多谢昭哥了。”秦朗心中一喜,“有秦昭此话,这韩宇多半是要遭殃了,臭小子看你以后怎么嚣张。”

“不过,紫月姑娘,以后你便不要在去接触了,那定元丹就交给我吧!”秦昭眼眸一眯,邪笑一声,“没有想到,这小小的景阳城也有这等绝色。”

阳东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华山医院的电话
安阳比较好的牛皮癣医院
菏泽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沧州权威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