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我的魔物娘军团 第六十三章 我的家人

2020-01-16 21:40: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魔物娘军团 第六十三章 我的家人

国之大事,唯祀与戎——这句话似乎在古代没什么太大错误。祭祀、战争——不外乎就这两项大事。

赛博坦目前就在经历这两项大事,他刚刚完成了“战争”选项,一回合秒杀了克莱蒙?米奇林。对方留下偌大的家产没有遗嘱,横死街(妓)头(院)。另一方面祭祀就要复杂的多,现在圣光礼拜堂保着他,确切的来讲也是在舆论上保着爱丽斯菲尔的家族。这个就好理解多了,第一暴风娘的捐款大部分来自于法兰西斯家族,可见平时多做善事还是有好处的。最起码不出现平时不积德,墙倒众人推的场面。第二暴风娘和爱丽斯菲尔平时的关系就很好,出了事儿自然而然的有偏袒(号称没有)。再者説来,岚盾的大牧首据説是十分欣赏赛博坦的“艺术细胞。”三天前飞鸽传书送来的赞美声光更是让老头high的不行,就好像在舞厅里磕了药似的爽歪歪,差diǎn情不自禁的高潮了似的。尤其是赛博坦不仅仅是个野蛮人,还是个会挠“痒痒肉”的野蛮人。赞美声光的全称为为岚盾辉煌救主大教堂的落成典礼,为大牧首而做的赞美圣光光荣诗篇。

要説这个原文哈利路亚大合唱本来是狂信徒音乐家亨德尔这一辈子最出名的一首曲子,取自弥撒亚清唱剧。都是狂信徒的作品当然虔诚而绝对合格——

“盾城的大牧首(没什么音乐细胞)老人家今年七十六岁,不过看上去在挺几年是没什么问题的。据説老人家看着赛博坦送来的曲谱半天(他看不懂),随即转交给了他的御用大型唱诗班。结果指挥识货看了半天(这回是真的看了半天)。经过了短暂的排练(没什么太大难度),大牧首吃了晚饭去看演出的时候……干了。

对神崇敬的赞美与呼唤,这首合唱曲由男声与女声共同担纲演出,声部之间的交错与应和显得格外和谐,并且有一股连绵不绝、呼应不断的延续感。构虽简单和琅琅上口,却有一股慑人的气势。

老人家七十六岁了,看上去还能折腾几年?在演出途中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好歹人家也是狂信徒不是?据説老头哭着听完了这首赞美圣光的大合唱,最后还昏迷了过去。醒过来了就四处跟人喃喃自语“我看到了天国,我看到了圣光!”

不知道是老人家出现了幻觉,还是这么老了也不忘记往自己的症痣和宗教筹码上放diǎn东西。他老人家都説好,那么下面还有谁敢説个不字?再説这首乐曲的确充满着神圣的气息。大牧首很高兴,当即恩典了一下赛博坦——

“大牧首阁下——据説作曲的这是个野蛮人……”一旁有个近侍不得不提醒一句。

“胡説八道!没听説野蛮人能写出这种曲子!——我听説布尔凯索人可是三千年前的文明种族。你给我找个吃生肉的野蛮人来,看他能不能做一首?”大牧首心情良好,于是下意识的帮赛博坦在官方上洗白了身份,也帮布尔凯索人在文明世界里洗白了身份。

“那……其实他前一阵子刚刚和一起杀人案有关……”

“不可能,刚杀完人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伟大的乐曲?——一定是有人陷害他。”

ok,有的时候洗白就是这么简单。

世俗中的宗教势力,而且还是庞大的宗教势力发了话。暴风娘拿了鸡毛当令箭当然也是借驴下坡,完全保护起了法兰西斯家族和赛博坦本人。

不过……私人方面的问题还是有的。

“哼……大家吃饭竟然都不叫我。”

带着英伦三岛大牧首的亲笔赦令和褒奖,暴风娘满心欢喜的来到了法兰西斯家族。时间正好是中午十一diǎn半,法兰西斯家开火吃饭的时间。

站在门口,她自从觉悟成为牧首之后的数年里,她第一次有了不自觉的嫉妒。

还好只是这种略显可爱的嫉妒。

“快请坐,米丽爱——”爱丽斯菲尔的兴致很高,她亲自下阶欢迎,拉着米丽爱的手——并且对一旁的侍女説道:“来,在我的身边摆一副座椅和餐具。”

“啊,谢谢——”暴风娘对在场的所有人类和魔物diǎndiǎn头,道:“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是有关我们大家共同头疼的人——赛博坦的。”

自己不知道为何,有diǎn小针对。

“嗯……这个评价很中肯,我接受了。”对于暴风娘这种狂信娘,赛博坦是真心不敢有什么逾越——上次逾越就被狠狠的pk了一下。不就是调戏一下对方么,差diǎn未婚妻(1号布尔凯索选手迪妮莎)就砍死自己。

“那么,大牧首阁下认为你这样的人应该是个圣徒,同样我把你描述成了皈依的信徒了。不用感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暴风娘坐在了爱丽斯菲尔的身边,对着侧面的赛博坦説道。

“……我信萨满的……你这有diǎn不讲理啊。”

“想要得到大牧首的青睐就麻烦你转信!”暴风娘也不客气:“另外,大牧首説像你这样的信徒不会无缘无故的杀人,就算杀了也有道理。能做出这样圣歌的人,怎么回事个暴力的野蛮人呢?”

“——哈哈,事实证明他就是。”潘达拉贡哈哈一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面色潮红的可爱,露出大大的笑脸似乎兴致很高:“不过没关系,以后我就是治安队长了!有什么事,我就打他!”

“……我觉得我死了也不会被你殴打。”赛博坦也是抿了一口酒,低声哼道:“我妈对我做的事情,决不能传代。”

“那么另外一方面。”暴风娘继续説道:“大牧首对你颇为褒奖,赏赐了你一些财物,以及十五个特兰塔的作曲费用。”

“才十五个特兰塔?”

“这算多的了。”暴风娘不再理睬赛博坦,而是转而对爱丽斯菲尔説道:“同样,大牧首对于您的献金也十分感动。他私人认为如果卡那封城出现****的话那是不善的,希望爱丽斯菲尔太太你能够解决****!——并按时上缴固定税金。”

这算是天子下令,承认爱丽斯菲尔完全吞并了敌对家族势力么?

“感谢大牧首的恩典,不过事实并非想象中的那么容易。”爱丽斯菲尔看着一旁的赛博坦,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有些人真的就只是野蛮而已,虽然看上去很灵光。事情太突然,我们都没有什么准备……唉,当然我也十分感谢你这种为我做事。”

爱丽斯菲尔太太説到最后,本来想要训斥赛博坦的神色却变成了担心和苦笑:“不过麻烦你下次不要这么做了,我一个人的生死问题,不想再拉上别人。”

“妈妈……”一旁,瓦利薇儿(教名:爱莉)拉了拉爱丽斯菲尔的手,似乎有些觉得气氛凝重:“怎么了?”

“没什么!——来,我们家可是来了一位牧首呢,难道不应该有些好康的东西出现么?——”爱丽斯菲尔拍了拍手,马上一扫哀鸿示意道:“把我们家的乐队叫来,弹奏一些轻音乐好了——”

“啊,是啊。”这回的妒忌又开始上升了,牧首阁下嘟囔道:“你们吃饭也不叫上我一下,以为我不是你朋友了呢。”

这句妒忌就连暴风娘自己都意识到了。

“呃,我是説……”

“嗯,米丽爱説得对,这的确是我的疏忽了呢……我就説嘛我就説嘛。”爱丽斯菲尔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老实説她现在都“害怕”自己猜对了。看了看低头吃饭的赛博坦,自己心中愤怒值也在对方榆木表情中上涨:“那么,每次我们一起聚餐的时候……超过三个人我就回去叫你,如何?”

“不不不,我是説那个……当然我也很荣幸您能邀请我。但是我也许有的时候的确有事情,比方説做弥撒或者外出无法前来。”

“米丽爱?暴风牧首。”爱丽斯菲尔眉毛一挑,努力的把自己装作一个黑道老大或者官僚干部。不擅长的哼了一声装做恶人:“你知道别的牧首大多数时间在作什么么?我们法兰西斯家族的钱也不是那么好拿的。好歹你也要多长来我们这里走动走动,我请你来的话就是要商谈下个月供金的问题。麻烦你也招子放亮一diǎn,为了穷困的孤儿们,为了无家可归的老人们,来我们家吃顿饭又怎么了?——对了,最近厨师长很高兴哦,她又从赛博坦那里学会了几道新菜。”

赛博坦愣了一下,在场所有人也都愣住了。

太太,您这个类似仗势欺人要女牧首为了信仰献身的口风是怎么回事啊?

似乎太太还没有自觉。

“呃……好吧。”暴风娘苦笑着diǎn头答应了:“我尽量——那么爱丽斯菲尔太太,您就不要把最近看的里,恶人的嘴脸拿出来了——实在是装不像啊。”

“那么……我现在就装得像一些。”这回事本色出演了。

爱丽斯菲尔对着赛博坦説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亲爱的赛博坦,你还记得你从哪里逃出来的么?”

“呃……记得。”

“他暗杀了我三十一次,这次我要连本带利一起要回来。我们家族内部也有问题,你当我不知道么?”黑化的太太也很萌啊……“不过呢,这次就如同赛博坦教给我的坏主意一样……”

“什么叫我教的坏主意……”赛博坦嘟囔了一嘴:“您举一反三才是真本事。”

“总而言之——”太太一挥手,做大气磅礴状:“不能説是我法兰西斯家族垂延他的家族势力,事实上我也的确看不起那些东西。不过他私立刑罚,我这个治安官就要去找他的麻烦!尤其是他的私刑处罚了我家族的人,我就更不能放过他。至于他的财产……本着……嗯,本着‘人道主义’我帮他‘维持和平’。”

“太太……”迪妮莎似乎不认识爱丽斯菲尔了似的:“我真没想到……您竟然能想出这些……这些……”

“以前不行,现在可以了——你未婚夫帮我出了不少馊主意。”爱丽斯菲尔呵呵一笑,笑容中她説道:“还有你以为我一个寡?妇是怎样在众人的窥测中逐步站起来的?——我讨厌阴谋诡计,但是如果有人要伤害我的家人,我可不答应!”

“……”呃,赛博坦真的有些感动,不过还有些不对劲。

我好想还不是你的家人吧……这个,血缘上没关系吧?

泰安市口腔医院
昆明市延安医院
四川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浙江治疗宫颈炎费用
山西市治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