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金融风暴横扫全球引发奢侈品市场动荡

2019-10-09 22:15: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金融风暴横扫全球 引发奢侈品市场动荡

  编者按:1929年美国股市崩盘、大萧条到来的时候,女人们的裙子还能盖住小腿的一半,到了道琼斯指数直上万点的1960年代的黄金时期,迷你裙便成了女装中的当红,到了70年代阿拉伯国家石油的禁运导致美国经济萎靡,在纽约大街上走过的大部分女人都换上了长可及踝的裙子 因此坊间有一种说法是:女人裙子的长度和经济的繁荣程度呈反比。无论如何,经济可以说是整个时尚潮流的一个大的风向标,经济走势对人们的购买力有着直接的影响。 如LVMH, PPR, PVH, Richemont.这几个奢侈品集团在经济危机的重压之下,自然会根据市场定位重新洗牌,有的品牌也许被重金打造拉升到更高的定位,有的就要被退到二线或者强行降档,集团化运作也是时尚产业里不可逆转的趋势。 奢侈品牌生存法则:像 宗教 一样 Hail Mary, full of grace!本是天主教祈祷词,而把它运用在了奢侈品牌上:Hail Hermes, Full of Chanel!这恰好能够反应出奢侈品牌的生存法则:像宗教一样。如今都说奢侈品牌的地位开始动摇,因为Lehman Brothers的破产,因为人们的购买倾向的改变。而奢侈品市场咨询师Pam Danziger却提出一个相反的观点。Lucian James 也提出"要把它当成一种宗教"。他所作的就是为奢侈品牌创造出一种让消费者愿意花更多的钱来消费并争相成为荣耀的会员的方法。 我们不知道这样的市场推广可以持续多久,但如果这些品牌可以让消费者产生不消费就感到羞耻的想法,那么奢侈品牌就可以比天主教堂还要长久。 金融危机降临 全球奢侈品产业的并购风潮 全球最大奢侈品企业法国LVMH集团11月5日宣布,集团已经与英国培生出版集团签订合同,收购法国《回声报》报业集团。LVMH称,收购将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LVMH是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旗下有路易威登、迪奥、娇兰、纪梵希、酩悦香槟、轩尼诗等众多知名品牌,业务涉及制造、零售、传媒等多个领域。 冰岛的金融危机影响到了Baugur集团,这家冰岛人J n sgeir J hannesson的财团旗下拥有英国零售商House of Fraser,品牌Oasis、Karen Millen等,以及前Pucci创意总监Matthew Williamson的个人品牌。陷入财务危机后不得不寻找买家。Topshop东家Arcadia集团老板Phillip Green爵士可能以20亿英镑接手,据估计Green的身价在43亿英镑左右。然而同时也有别的私募基金前来竞争,比如Texas Pacific Group、Alchemy、Permira和Blackstone. 高尔夫运动品牌Ashworth近日被Adidas以7280万美元收购,并承担其4630万美元的债务。Ashworth以加州为总部,今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亏损960万美元。目前Ashworth在国内由香港上市公司YGM代理,有数十家店铺。Adidas收购后将使得旗下另一个高尔夫品牌TaylorMade的产品线进一步扩充。 Aquascutum(雅格诗丹)的总裁Kim Winser近期将与管理层一起MBO(管理层收购),目前的母公司Renown从1991年开始拥有雅格诗丹,虽然集团有62个品牌,但是只有这一个全球性品牌,公司业绩近几年不断下降,出售雅格诗丹和关闭15个亏损品牌将是调整的开始。Kim Winser曾将沦为golf品牌的英国老牌Pringle重新塑造成奢侈品品牌,为此获得伊丽莎白二世的嘉奖。她2006年加入Aquascutum成功扭转颓势,使得品牌形象和销售额不断提升,2007年销售额达到2.2亿英镑并计划在2010年达到4.5亿英镑。 消失两年的Rochas品牌将重生。意大利的Gib Co. SpA与Rochas品牌的拥有者P Versace前副手、为Halston重生设计第一季产品的Marco b Co. SpA公司由日本Onward公司控股,Onward近期频频收购,包括Jil Sander和Joseph. 跨界 频现 高端品牌垂涎低端市场 最近,Adidas与美国设计师Jeremy Scott合作服装与鞋子系列;Puma和Sergio Rossi合作小型鞋子系列;Sofia Coppola将为Louis Vuitton设计手袋和鞋子;村上隆与藤原浩将在10月东京举办 Hi Lo 展览,为此村上隆为Levi s设计了限量版Fenom牛仔裤。 这种品牌与品牌,或者品牌与设计师的合作,在时尚界大家给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 跨界 。说到底,就是借助另一方面的影响力,创造出吸引彼此客户的产品。不仅颇具宣传价值,更有丰厚商业利润,因此近年来各个品牌屡试不爽。在尝到甜头之后,H Moss的基础上又找上了美女Mischa Barto;Lacoste今年也是吃了兴奋剂,跟Junya Watanabe一起做Polo,又找了United Arrows一起推Cardigan.等等之类,不胜枚举。 其实有犀利的评论家指出,跨界还有另一个好处,那就是奢侈品牌、或者专为奢侈品牌设计的大牌设计师们可以名正言顺地吸引众多的低端客户了。于是,无论是品牌还是设计师,和大型百货公司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所以Anya Hindmarch,Sigerson Morrison甚至Stella McCarntey这些名设计师们都跑去和平民百货Target一起做平价系列,更多的品牌都自起炉灶出了副牌甚至几个副牌以占领中低端市场。因为,此时此刻,放下身价,则意味着更广的客户群和更高的利润。 最近的连卡佛百货更与Alexander McQueen, Ksubi, Viktor Rolf和 Raf Simons合作的限量版T恤只要200块,被疯抢后尝到了甜头,马上第二轮的限量又要开始了,这次还是两百块,但是设计师来自Neil Barrett、PRPS、Thomas Wylde、Undercover、Yves Saint Laurent,阵容之强大值得期待。 并非哀鸿遍野 中国或是奢侈品牌避风港湾 当然也非一片哀鸿遍野,高端奢侈品的销路依然在走高。法国奢侈品集团PPR第二季度增长4.5%,较去年同期的44.7亿欧元上升到49.7亿欧元,其中奢侈品业务增长8.8%,Puma增长6.3%。其中,gucci的销售额上升3.8%,达到5.05亿欧元,而在今年第一季度曾经下降3.3%。整个奢侈品业务的增长主要来自除日本以外的亚洲市场,其中,中东上升60%,中国就上升83%居全球之最;而欧洲和美国的增长分别为14%和10%。Bottega Veneta继续表现强劲,上升13.6%,达到9100万欧元,其中在日本以外的亚洲市场增长56%。Yves Saint Laurent增长25.4%,达到5700万欧元。Balenciaga、Boucheron、Stella McCartney和Alexander McQueen等品牌总共上升23.9%,达到1.08亿欧元。到了第三季度则只维持了1.7%的缓慢增长。 LVMH集团近日公布第三季度财报,由于不景气的金融市场拖累,今年7到9月的营业额增长为6%,而去年同期达到15%。今年前9个月的LVMH集团收入达到120亿欧元。就单品牌而言,Louis Vuitton品牌由于Damier Graphite和Monogram产品线销售良好而取得两位数的增长,同时FENDI、Donna Karan、Marc Jacobs和Givenchy的配件也强劲增长。按照业务分类,前三季度服装和皮件业务增长5%,达到42.4亿欧元;香水和化妆品业务上升6%,达到20.8亿欧元,其中Dior Homme Sport香水和Dior Escale香水增长强劲,而BeneFit和Guerlin也表现良好。手表和珠宝业务增长11%,达到6.56亿欧元,主要归功于Tag Heuer的贡献,Hublot在全球各地都稳定增长,而Zenith的增长主要来自中东,De Beers则主要来自美国。酒类业务没有增长,反而下降2%到20.4亿欧元,但是在中国和俄罗斯地区强劲增长。 现在,中国虽然不是我们最大的市场,但绝对是我们最期待和重视的市场,和将来最大的市场。 LVMH旗下的豪雅表(Tag Heuer)全球总裁Jean-Christophe Babin在采访中明确表示。 如今,媒体在国内会见这些奢侈品牌全球总裁的几率也大大增加,因为他们将更多的时间放在这个全球奢侈品消费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内。10月,Richmont集团旗下的高级腕表品牌江诗丹顿,及男装品牌DUNHILL不惜重金在上海打造两年之久的品牌之家正式开张,这是一种结合展示、销售、休闲等功能的 超级旗舰店 。 中国可能成为国际一线品牌在金融风暴下的避风港湾。 国内首家连锁专营高档机械八音钟的天籁钟行的董事长魏广文这样评论。 (来源:中国经济) 相关报道:受金融海啸波及 奢侈品商业进入 冰河时期 奢侈品商业进入 冰河时期 奢侈品高贵神秘的公众形象只是幻影光环,不是刀枪不入的金丝软甲。和所有商品一样,人气和购买力不足都会让企业陷入困境。就连LV、GUCCI、DIOR这样响当当的品牌都差点由于资金的问题而断送前程。 由美国蔓延开来的金融海啸,无可避免地冲击了全球经济的方方面面,曾经在各国经济当中都起到过拉动作用的奢侈品经济,如今在媒体的渲染下似乎也蒙上了阴影:世界顶级奢侈品集团LVHM和PPR集团第三季度的营业额增长同比、环比皆成下降趋势;奢侈品变相打折风从欧洲刮到了上海;世界钻石大会为防惨淡收场被迫延期;奢侈品商家放缓扩张脚步 但是这一切似乎与人们看到的情形背道而驰:今年7月 9月,北京相继有三家奢侈品商业进入试营业,分别是国贸区域的银泰悦生活、大望路区域的美美百货和王府井区域的乐天银泰中心;王府井地区还集结着大批的商业就等择吉日开业,这其中半数是奔着奢侈品商业使劲的;卡地亚和爱马仕在北京的新店也是一个接一个地开 难道北京已经成了趋利避害的奢侈品福地? 门可罗雀≠经营惨淡 2002年的中国,正流行着一部名叫《大腕》的电影, 里面的台词在一夜间流转于大街小巷: 成功人士的生活就是不买对的,只买贵的。 当时光流转到2007年,坐落于北京CBD核心地带的新光天地商城开业。在以闪亮开张的Gucci旗舰店领衔的名品店的马路一侧,Versace、Ports的Logo和Prada的大幅招贴画相映生辉。这些曾经 高不可攀 的大品牌们,一夜间涌上了北京街头。 但是奢侈品商业门可罗雀的人气一直被业内人士诟病。虽然业界也对北京奢侈品商业的不断推出 持保留态度 ,不过各方的统计数据却均显示奢侈品消费的利好:中国奢侈品年消费额高达20亿美元!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第三大奢侈品消费国!虽然是在放缓,但北京的消费能力对各奢侈品集团的营业额正数增长功不可没。 在北京某登喜路专卖店贵宾卡档案中,30%是北京市外的客人,这些客人单次消费金额很高,平均单次消费比北京本地客人高出一半以上。 我就有一位常客,每月都要来我们店刷上个一二十万,连衣服都不拿,他上个星期来买的大衣还放在我们的库房里呢。 这位导购介绍说,去年有位家长带着即将出国的儿子过来,包括服装、箱包在内一次性购物消费十几万。 而另一个奢侈品牌Burberry在北京的某专卖店,今年五一前后一个月内,标价13295元的女式风衣卖出了10件。另一短款男式外套售价6650元、一款女式毛衣价格4750元,一个月内每款也能卖出二三十件。 很多私企老板喜欢拿名牌送礼 ,雅诗兰黛某专卖店的导购解释说。每年 十一 期间几乎都有几万元的团购,今年 十一 该店员接待过一位顾客,一次购买了20套雅诗兰黛护肤礼盒,每套1890元。 当然,以上的这些奢侈品专营店的示例都集中在北京非常成熟的奢侈品商业内,新近开业的专营店销售额肯定要差很多。笔者在银泰悦生活内看到的一位爱马仕消费者,就是早就办理了VIP卡,只是新店开张进来看看,顺便购买的顾客。 奢侈品集中区下一站:王府井 北京奢侈品商业在金融危机下还能遍地开花,这种情况首当其冲的就是王府井。涉及13个商业地产项目的王府井商圈成为北京商业未来两年供应最为集中的区域。北京宫、王府井国际品牌中心、澳门中心、银泰乐天百货、王府井国际商城、海港大厦、大龙西部会馆等新项目都在其中。随着未来13个项目的开发建设,届时新增商业面积总量将超过50万平方米。其中,超过一半的商业都是奔着奢侈品高端商业去的。 被乐天管理层称为中国乐天1号店的乐天银泰百货北京店,坐落在寸土寸金的北京王府井大街88号,目前已经正式开业,百货店定位于高端。乐天银泰的最大招牌就是 韩国 ,有60余个在韩国销量前列的日韩品牌进驻,不仅能够紧跟韩国本地的潮流,价格上也比中国消费者熟悉的衣恋等品牌高出一截。除了引人瞩目的韩国本土品牌,6%的国际名品也是拥有致命的吸引力,Gucci、Armani、爱马仕等等一线大牌也会出现在百货店的一至二层,但目前尚未完全到位。 与此同时,在构建 王府井第二商业集群 计划的过程中,很多区域内原有的老项目也在积极进行升级改造。其中,新东安广场不仅在硬件上进行了历时一年的装修,而且新引进租户的档次也有明显提升。其新引进的租户包括卡地亚、NikeBeijing、Birkenstock、卡幼乐(Crayola)等一批首次进入中国的国际一线品牌,还有C A、CPU、Seven Days、怪诞城之夜等一批首次进入北京的品牌。 奢侈品没有不死之身 金融危机之下,作为中产或富豪身份象征的名车、游艇,已掀起 割喉式 减价战,却仍乏人问津,沦为 滞销货 。奢侈品市场的不景气标志着高消费品的市道率先进入 冰河时期 。 奢侈品高贵神秘的公众形象只是幻影光环,不是刀枪不入的金丝软甲。和所有商品一样,人气和购买力不足都会让企业陷入困境。就连LV、GUCCI、DIOR这样响当当的品牌都差点由于资金的问题而断送前程。奢侈品没有不死之身。 对于奢侈品来说,除了才华横溢的创意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管理层以外,雄厚的资金是实现品牌发展的必要因素。Hermes(爱马仕)在北京银泰中心的旗舰店租期10年,仅100平米的外立面的装修将耗资600万元,不过,这个数字和满世界专挑最贵地点设开专卖店的费用比起来还不算什么。而且在未来的5年内,其还打算在中国开50多家这样的店铺。因此一旦资金链出现问题,奢侈品牌将会面临无法拓展市场、开发产品的困境。 (中国房地产报 马一丹)

游戏评测
跑步
旅游热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