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无尽神器第二百五十五章心结开

2020-01-25 06:07: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尽神器 第二百五十五章 心结开

不过若是仔细想想,周维启的行为却也不无道理,这个世界的妖类可不是像话本里描述的那样,狐仙献身,蛇妖报恩终究只是虚幻。

这里的妖类是被称之为妖族的强大种族,太古时代就曾主宰天地,奴役苍生,上古之时也为一方大族,时常袭击人族,中古时代更是在九幽退去之后,大举进攻人族,令当时的宗门世家元气大伤。

可以説,妖族和人族自古以来就是对立的,虽然近万年以来妖族的实力小了许多,大部分隐藏在极西之地的十万大山之中,但每隔几百年还是会有些强大妖类不甘寂寞,来到三国之地吞噬人类以作血食。

三百年前有妖神来到北齐,大肆屠杀人族,纯阳宗玄眉道人以命搏命方将其斩灭,自那之后玄眉道人不知所踪,世人皆传言其已然战死。

二十年前一名妖仙飞临西秦,以妖法笼罩万里山河,试图以千万人族血气炼制神兵,期间灭杀人族两位神君,最终太一宗末运天尊赵踏法亲自出手,才将那妖仙镇压。

除此之外,也时常会有些小妖出现,袭击普通人,搅乱世间安宁,也正因如此,人族和妖族之间的关系可以説从来都没有缓和过。

郢城周氏乃是天下十二世家之一,绝对不可能允许未来的家主娶一个狐妖做妻子。

周承心里如是想着,又听周维启冷哼道:“虽然那狐妖也算是品行良善,并未对清礼施展魅惑之术,但是我郢城周氏未来的家主,如何能与妖类结亲,难不成,日后我周家要出一个半妖家主吗?

你大娘也劝过那狐妖。説明了利害让她离去,不要害了清礼,原本那狐妖已经决定悄悄离开,却没想到清礼那小子竟是自己迷了心窍,连夜跑出了家中,自此一去不返。远走西荒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典型的不爱江山爱美人啊,周承心里默默想道,而且郢城周氏的权势可比地球古代那些王朝国家大多了。

对于自己这个便宜大哥的对错,周承也不好去评价,他想了想又问道:“那这些年大哥在西荒是怎么过的?看他的样子……似乎过的不怎么好的样子。”

周维启摇头説道:“并非过的不好,以他现在天冲境巅峰的实力,便是在那西荒之地,也算是一方豪强,多少能得一场富贵。他如这幅样子。是害了相思病。”

“啥?相思病?”周承有些听不懂了,不是都已经有女儿了吗,怎么还会有什么相思病?

周维启解释道:“那狐妖的身世也是不凡,她并非是寻常的狐狸成妖,而是青丘九尾天狐一脉涂山氏族长的女儿,因为贪玩离了青丘,这才与历练中的清礼相识。”

周承闻言暗自翻了个白眼,果然不是冤家不聚头。这都是爱离家出走的主,难怪会走到一起。

不过这样一来后面的事情周承差不多也能猜出来了。私自离家的族长之女和人结婚生子,后续的剧情当然是被家里人带走,只剩男方一人苦苦将孩子养大……狗血啊!

周维启继续説道:“清礼和那狐妖来到西荒之后第三年,生下了他们的女儿周墨,同年青丘涂山氏的人就寻到了西荒,不由分説直接就带走了那狐妖。从此清礼就开始一蹶不振了。

呵,也幸亏那帮狐妖还知道diǎn死活,没敢去攻击清礼,否则我就要去平了他青丘山了。”

“神君……是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的?”周承突然问道,他感觉周维启知道的也太清楚了。就算是周清礼自己诉説,也比应该説地这么详尽吧。

尤其最后这句感叹,更是令人起疑。

周维启闻言微微一愣,然后面不改色的説道:“我当时恰好在西荒,正好遇上此事而已。好了,继续説你大哥的事情……”

周承心中暗笑,看在自己这个父亲当真是面冷心热,刀子嘴豆腐心,明面上对周清礼一副失望透dǐng的样子,暗地里还是放心不下,竟是跟去了西荒。

周维启叹息道:“经过十几年的积累,清礼在西荒也算有了些名望,等闲之辈也不敢去招惹他。只是如此一来,原本就因为那狐妖离去而灰心丧气的他,更是懒得去修炼,整日里只知道借酒消愁。

直到这次小墨被困在秘境之中,他才幡然醒悟,认识到了自己实力的不足,同时也认识到这世上并不仅仅只有那狐妖而已。只可惜现在修炼已经来不及了,万般无奈之下,他才回来了郢城试图寻求帮助。”

周承听着周维启的叙述,突然感觉有diǎn不对劲,他想了想説道:“那处秘境的具体信息,神君应该知道吧。不知有没有什么地图之类的?”

周维启闻言神色一僵,他把周承上下打量了一遍,忽而笑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表现的应该并不怎么明显。”

周承微笑道:“已经很明显了,从您对大哥的关心程度来看,您显然还是很在乎他的,而且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我不认为您是那种明知自己的孙女有危险,还能袖手旁观的人,即便这个借口是家族的安危。

我想了想,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您清楚周墨并没有什么危险,而之所以如此,正是因为这件事就是您的安排,目的也是为了警醒大哥,要他不要沉迷于过去的相思苦痛之中。”

周维启神色不变,沉声説道:“你就这么相信你自己的判断?”

周承笑道:“我从不怀疑自己的判断。”

周维启略微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拍手笑道:“好好好,不愧是我周维启的儿子。没错,这件事的确是我一手安排,那处秘境是我早年得到的一处中古归真宗师的洞府,小墨如今呆在里面十分的安全。”

説罢,他挥手将一片玉简丢给了周承:“清远,这是那洞府的信息,陪我好好演完这出戏,为了你大哥。”

周承将玉简放进袖子,微笑道:“我只知道要随大哥去西荒救人,其余的一概不知。”

周维启满意地diǎn了diǎn头,説道:“正该如此。”

“那么,父亲,清远告辞了。”周承对着周维启微微拱手,然后起身退出了正堂。

周维启却是愣在了那里,这位神君的手指竟是有些颤抖,他随手布下了一道隔音禁制,然后就像个孩子似的笑了起来,惊喜不已地自语道:“哈哈,清远终于肯叫我父亲!哈哈哈哈!”

随后他一步踏出,瞬间就出现在了唐韵的房间里,一把抱起妻子,大笑道:“清远终于肯认我这个父亲了,他刚刚叫我父亲了!哈哈哈!”

唐韵倚在丈夫的怀里,微笑道:“夫君面冷心热,清远也是明事理的孩子,他想通了自然就不会再怨夫君了。”

……

回到房间之中,周承关上房门,长舒了一口气,低声自语道:“这也算是解开了一个心结吧。”

此时的他感觉身心俱轻,神魂活络,法力充盈贯通四肢百骸,随时都能突破到气魄期圆满的修为!未完待续。。

高安市骨伤医院预约挂号
梁山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包头白癫风公立医院
广西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杭州最好的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