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苦夜 三百二十二 寄魂

2019-12-04 11:07: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苦夜 三百二十二 寄魂

陈素腾地一下起身,花莹惜说有办法延长木贤的生命,对于此刻的他来说,没有什么消息比这更重要了,他一脸严肃的盯着花莹惜问道:“你……真的有办法?”花莹惜点了点头,把手中灰褐色的“人参”往前一递,“我们把这东西叫做韦魂参。”说着她抬头看了看陈素,陈素接过那根韦魂参放在手中瞧了瞧,看不出有什么不同,甚至也算不上什么高级别的药材,唯一不同的是以前自己从没见过,“莹惜,这韦魂参有什么用处?”花莹惜微微昂起脑袋,静默了片刻,又看向陈素,“师父,你知道我是六角魔蛇一族,而我们的族人都是一体双生。”陈素又点了点头,“这件事我是知道的。”

“啧”,花莹惜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师父,实不相瞒,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起,我们的父母就会深入地火之缘采来一根韦魂参,将其交给那个他们认为将来一定会被吞噬的孩子,所以……”花莹惜苦笑一声,说不下去了,陈素此时也明白过来,这根韦魂参本来是属于花莹惜所有。

“莹惜,这根韦魂参就是你的父母给你的么?”陈素又问道,知道这背后一定有个让她心酸的故事,花莹惜摇了摇头,“准确的说,这根韦魂参是父亲给我的,九天御出生的时候就天赋异禀,受到族中所有长老们的7祝福,所以几乎在所有人的眼里他将来一定会有大成就,所以我被他吞噬也是必然。”

“可你们不是一体双生么?他出生的时候不也是你出生的时候?”陈素反问道,花莹惜又笑笑,“父亲说他比我早出生了半个时辰,而他出生的时候天地能量凝集在母亲头顶,显现异象,所以他能以九天为姓,这个姓氏从我们六角魔蛇有史以来也只有三个人用过,九天煌,第一位六角魔蛇;九天晟,带领六角魔蛇成为玄龙七杰族的人,第三个就是九天御。”

“想不到会是这样。”陈素叹息了一声,不禁有些可怜花莹惜,或许从一开始就像她说的那样,被当成了九天御的牺牲品,花莹惜突然一笑,又说道:“所以父亲给了我这根韦魂参,韦魂参的用途是在六角魔蛇被吞噬的时候用来寄魂之用,也就是血肉精元被一体双生的同胞吞噬,便可以将神识寄托在这根韦魂参内。”

“将神识寄托在这上面?”陈素的心又是一沉,“可是这样与死亡有什么区别?形如草木,早就失去了生命的意义。”

花莹惜摇摇头,“师父你并不了解韦魂参的精妙,只要寄托在其上的神识足够强大,就有重塑肉身的可能。”

“竟有如此奇妙?”陈素半信半疑,“莹惜,该如何才能依靠韦魂参重塑肉身?”

花莹惜尴尬的笑笑,“这个,我也不知道,不然的话我们六角魔蛇岂不是都可以重塑肉身?”花莹惜的话就像突然给陈素泼了一盆冷水,“师父,我也不瞒你,至少据我所知,还没有人曾成功过,不过这样至少可以暂时不让那木贤灰飞烟灭,形神俱损,如今他精元尽丧,就算你用傀儡之术,恐怕他的神识都抗不住,会瞬间消亡,而韦魂参却不同,保住了他的神识,有朝一日,师父若成就开天辟地之能,替木贤重塑一具肉身又有何难?”

“五行齐聚?”陈素突然想起火元儿的话,“只要五行齐聚我便能帮木前辈重塑肉身,或许这韦魂参倒是最好的办法。”花莹惜虽然不明白陈素在说什么,不过看来他至少不会像之前那么消沉了,“师父,我知道你总会有办法的。”

陈素握着韦魂参,突然又问道:“可是你将它给了我,将来你怎么办?”花莹惜的笑容突然一僵,“难道师父希望我有用到它的那一天么?”陈素一愣,不过很快回过神来,哈哈笑道:“不会,我永远不会让那一天出现。”花莹惜这才抿起小嘴,“希望师父记住今天的话,不然的话,我可不依呢。”

“嗯。”陈素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又将韦魂参交还花莹惜,她这才开心的笑了起来,“走吧,我们去帮那木贤寄魂。”

陈素二人来到木贤独居的小院,乌戈早在这里守着,这几天木贤的情况越发不妙,总是昏昏沉沉,连床都不下了,甚至乌戈跟他说话也只是偶尔回上那么一两个字,倒是封洁洁也在这里陪了两天,刚刚回去休息,乌戈看见陈素二人,轻轻的叹了一声,“兄弟,你来了。”

“木前辈怎样?”陈素一进院子便急着问道,乌戈摇了摇头,“师父他恐怕熬不了几天了,精元耗尽,已回天乏术。”陈素看了看花莹惜,又对乌戈道:“我们进去看看吧。”三人进了屋内,只见木贤双眸紧闭,形容枯槁,早不是先前的样子,陈素只觉鼻尖一酸,泪水已经涌了出来,乌戈轻轻的拍了拍陈素的肩膀,“兄弟,生死有命,师父如今也算心安,你倒不必难过。”陈素点点头,又看向花莹惜,“莹惜,一切都拜托你了。”

花莹惜大眼睛眨了眨,“师父放心。”说罢取出了韦魂参贴在木贤额头,乌戈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只好问陈素道:“兄弟,莹惜这是要干什么?”

“帮木前辈寄魂。”陈素低声回道,乌戈眉心微紧,“寄魂?”陈素又道:“大哥,木前辈怕是不久于人世,他耗尽精元,一旦肉身陨落,只怕将形神俱毁,所以我与莹惜打算将他的神识寄托在这根韦魂参上保存下来,有朝一日再帮他重塑肉身。”

“这……”乌戈听罢,也似乎看到了一线希望,“兄弟,这真的能行么?”

“我也不敢保证,不过总比这样眼睁睁看着木前辈离去的强。另外我也曾听说过一个重塑肉身的方法,或许真有那么一天可以帮到木前辈。”

“如果真的能行,大哥我替师父谢谢你。”说着乌戈就要倒身而拜,陈素赶忙将他扶住,“大哥,莹惜需要一点时间,不能受到打扰,我们还是去院子里等吧。”乌戈激动的点点头,“如果真的能保住师父的性命,就算让我乌戈以命想换也没关系。”

“我知道。”陈素拉着乌戈来到院中,在石桌旁坐下,乌戈哪里坐得住?坐了一小会便在院中来回踱步,陈素也不管他,只闭目凝神感应着周围的一切。

“陈素,你放心让那花莹惜对木贤施展寄魂之法?”火元儿突然问道,陈素正凝神感应着周围的一切,不由得吓了一跳,听出是火元儿,才缓缓回道:“火元,花莹惜自打跟了我以来从没做过什么不妥的事情,我为什么不能相信她?”

“哼哼。”火元儿冷哼了一声,“她终究是六角魔蛇,跟坤宗有过一段恩怨,现在要出手救木贤,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不过你们提起重塑肉身的时候,你似乎想到了五行齐聚?”

“不错。”陈素清楚记得这是当初火元儿说过的,“火元,这个办法我还是听你说的。”

“嗯,这我知道。”火元儿稍稍顿了顿,“只不过如今木贤可与当初的杨劲不同,木贤已经耗尽精元,就算有一天你以五行之力重塑了肉身给他,恐怕他也无法支配新的身体,我担心的是,如果花莹惜图谋不轨,控制了木贤的神识以此来要挟你,你可曾想过,到那时候你该如何决断?”

“这……”陈素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我想莹惜一定不会这么做的。”

“幼稚。”火元儿轻斥了一声,“你想没想过花莹惜为什么要跟着你,难道就为了所谓的几滴精血?还是你有什么不同?你可知道,她身为六角魔蛇,想要精血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当初他们兄妹闯入坤宗,为的是龙祖之血,现在她肯跟着你,一定没有那么简单

。”

“我现在只想救木前辈,就算花莹惜真的要打我的主意,我也不怕,她若想害我,早就有机会动手。”

“啧啧啧,我可不是这个意思。”火元儿打断陈素,“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能太轻易就相信别人,当然,我也希望她能救活木贤,这样你就可以安下心来恢复生死诀的力量,再融合第二道天玄印,如果生死诀能融合两道天玄印,我想你的力量又能有很大的提升。”

这一次陈素并没有再反驳火元儿,因为他知道火元儿说的并不错,当务之急确实应该是恢复生死诀的力量,柔姨说父亲曾留下遗言让他去找三惜老人,还有宋义现在应该也十分担心,忍不住一通胡思乱想。三个时辰之后,木贤的房门嘎吱一声被推开,花莹惜一脸疲惫的走了出来,乌戈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见花莹惜赶忙凑了上去,“怎么样,成功了么?”花莹惜挑了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重重的点点头。

贵阳哪家可以治疗癫痫病啊

南阳较好的早泄医院

襄阳市妇幼保健院

南京市六合区中医院预约挂号

宜昌治疗妇科医院

小孩流鼻血
儿童眼屎多
小孩流鼻血怎么办
宝宝眼屎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