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永恒剑主 第一百三十三章 收徒 上

2020-01-17 01:16: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恒剑主 第一百三十三章 收徒 上

“有意思。”

看着手上这本册子,他微微顿了顿,继续翻阅下去。

下面一页没有字,而是一副图画,画的是个圆,黑色的圆环,仿佛黑色太阳一般,圆环周围燃烧着赤红的火焰。

不知道怎么的,看到这个圆环时,林新心头缓缓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他皱眉,继续翻到下一页。

‘一入幽府,非杀不能出。’

这句话的下面,是一副图案,一个浑身血色的人影拿着一把方天画戟,周围是环绕的无数妖魔鬼怪奇形怪状的人类。

继续翻到下一页。

‘杀而幻觉生。’

字迹的下方则是一副黑白相间的浑浊漩涡,漩涡中心有着一个眼睛。满是血丝。

“幻觉....”林新心头一凛。继续赶紧翻下去。

‘永坠地狱。’

这是最后一页,有的只是一片血红,什么图案也没有。

他拿起小册子,这时才发现,册子后面还加粘了一些页数,似乎是用后面的纸张黏上去的。

继续翻下去,后面便只是普通的纪录了,似乎是一个叫熏的人记下的。

‘力量....好强的力量....修为增长太快了,我果然是传说中的主角!哈哈哈!!飞黄腾达指日可待,玉华,等着我!’

‘四月十四,我无意中杀了我叔父....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以为他是妖怪...’

‘没人知道,万幸,我把尸体埋在了后山破庙后。’

‘九月十二....已经连续进去十四次了...似乎杀可以止住幻觉...’

‘十一月三日,越来越难了,感觉好累....但不去,幻觉就会加重...修为一旦跟不上...’

‘哈....哈哈哈....’后面没字了,只有一些细微的血迹。

林新深吸一口气,继续翻下去。后面还有粘上的页面,下面的字迹又不同了,似乎是另一个人得到了这本小册子。接着写下去。

‘一月三日,总结:幽府无限大,但其中又被分割成很多小块,每个小块无法自由穿行。我尝试了数次都没能找到边界。’

‘三月八日。总结:东西可以自由带入幽府,但带出来的东西只能放在离开时的阴暗住所。无论是召唤轿子,还是阴暗住所的维持,都会消耗妖符种。’

‘四月十六,总结:没料到方外野人居然也有强手。吾结丹百余载,首尝败绩。不错不错!’

‘九月二十二,总结:在内与友相交,把酒言欢,得闻此事,均是惊异。他们把我等称为异人。’

‘次年元月三日。总结:酒中带毒,失望之余,杀三百人,退。’

‘三年后,三月五日再入。总结:随着年岁延长,会出现幻觉,幻觉可被修为镇压,但无法消除,只能封印,且会莫名不断变强。’

‘复三年后,总结:入幽府,杀戮可饮鸩止渴。’

‘五年后,总结:此去一战,不知是否能回。或有悔意。但....’

后面字迹潦草,似乎书者心乱了。

“从一开始的从容,到最后的被幻觉所累,就连金丹期修士也没办法解脱么?”林新心头越发冰冷起来。

“我来总结一下。我去的这个地方,被称为幽府,可以通过妖符种来进入,但是会消耗妖符种。妖符种需要在里面不断杀敌,才能得到。而一旦进入就必须要杀生才能退出,否则不能退出。”

他回忆了下自己第一次进入。似乎用符剑爆炸杀了一个面条人,确实如此。

“然后是,一旦杀生,那么幻觉开始,并且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强。必须迅速提升修为才能镇压,但修为的提升速度远远不及幻觉增强速度,所以只能进入幽府不断杀戮,以加速修为。”

“但是幽府也会不断的提升难度,一旦后面遇到难度太大,无法继续,便会陷入修为停滞,然后直到被幻觉彻底淹没。”

他闭目思索起来。

“那么,那些被幻觉淹没自己的人,发生了什么?”

“是疯了?还是死了?”

册子上还有很多小字的注释,是另外一人写的。

林新翻看了下,全是一些细节方面的观察记录。

比如对其中提到的阴暗住所,指的应该是他现在所处的环境。

和现实重叠,却又除了自己之外再无他人。

这些小细节对林新有了很大的完善帮助,他也知道了,这个阴暗住所会随着进入幽府的时间越来越长,而存在的时间也越来越久。但是在外面现实,却始终只有一晚上的时间而已。是最好的参悟功法的地方。

看完这些注释,林新心头隐隐有些翻滚起伏。他注意到一点,似乎这上边的所有记录,和注释,都只提到妖符种是用来进出幽府的工具,并且也有着维持阴暗之所的作用,但是却没人提到诡异马车,和妖符种是可以吸收用来强化自己的。

“而且,我第一次进来,是没有任何妖符种的....”林新隐隐感觉自己和他们有些不同,却又不知道为何会如此。

“还有,我得到的东西,是可以带出去的...就像先前的天意剑。”

收起小册子,他继续看向其他东西。丹药是普通的化气丹和疗伤丹,值不了几个钱。对于一般弟子可能会很有用,但林新不缺这个。

那块青铜令牌不知道是什么用途,他取出来放进房间。

院子里四周天空都是漆黑,看不到远处,他回到院子,抬头望了望天空的圆月,那月亮大得惊人。

妖符种只有两块了,他也不敢找到就马上用掉,而是暂时留下,万一没了召唤马车的妖符种,幻觉越来越强,修为又无法提升。那就真的糟了。

看过那本小册子后,他心头也有了一丝清晰,但他别无选择,没有幽府。他就不可能提升修为,不可能提升修为,又怎么来保护自己的一切。

缓缓拔出剑,阴暗住所的时间确实比以前长了许多,他甚至在院子里盘膝修炼了两次。却依旧没有醒来。

红花剑快要报废了,不能再用来实战,只能练习的时候用用。

他现在都是用铭刻了阵法的山庄长剑,但一般是用一次坏一把。

从基本剑法开始,他从头到尾,将自己所有会的剑法一一演练练习。

一遍接着一遍,同时红花剑和他不断响起呼应,灵气慢慢复苏,小归元内不断滋生出新的灵气,流转他和红花剑的体内。

不知不觉。林新没有使用技能,就这么自然而然的练习着,他学习东西很快很快,所以这些年除开宗门的剑法外,还额外学了很多一般的剑法,虽然大多是外功高手或者普通内家使用的剑法,但数量多了也很可观,对开拓眼界很有帮助。林新也是选择的有价值,奇特的,先学成技能。然后慢慢参悟。

这样的学习速度非常快。

“正好这里时间多,用来参悟一门完全属于自己的剑法,也算不错。”

他心头这么想着,开始缓缓思量所有学习过的剑法中。有价值的部分。结合杀生剑道,这样的剑法并不难创,难的是创出最合适的,最满意的。

****************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

那个色鬼司徒浩被亏空得人瘦了一圈,却很是满意的回去了。

林新的夜晚就在这种每天杀戮。然后自创剑法中度过。他的修为也逐渐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几,差点就能突破到下一层次。

而自创剑法则是一次又一次,终究有些不完美,不能最大的发挥他的优势。

在这样的过渡中,也很快迎来了一件大事。

“金锁?”

林新放下正在练字的毛笔,看着面前手下送上来的一个金锁。

“带来金锁的人在哪?让他来见我。”

他一眼便认出那个金锁和当初异人给他的金锁很是相似。

“是。”

他顺手从书房抽屉里取出金锁,拿过来两个比较了下。

几乎一模一样。

“听说是济仁堂递上来的特殊人才,只是没想到他还身怀我们看重的金锁,或许不是巧合。”离老从侧面门帘后走出来。

“自然不是巧合。”林新也不会相信这么巧。“看来当初那个异人的线索,我们或许可从此人身上得知一部分。”

“确实。”离老点头。

“另外我的那块云金处理得如何了?”林新问道。自从他成为艳阳门宗主后,那边便送上了一块他急需的珍稀材料,用来强化修复红花剑。名为云金,只是这材料需要很长时间煅烧,很难融化。

“还好,已经有点迹象了,不过还得继续。”离老摇头苦笑,“你从哪弄来的这么块东西,居然连融化都这么难。”

“来处你就别管了。”林新笑了笑。

门外此时传来林阵和公孙雪的笑闹声,似乎玩得正欢。

林新看了看外面,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离老,我看阵儿和雪儿这么亲近,不如我们干脆就给他们两人定下亲事。你说如何?”

公孙离闻言,也是笑了起来。

“我是怕雪儿高攀啊。”

“什么高攀不高攀的,先前玲玲也给我提过好几次了,只是最近一直事情繁杂,没有精力提起,现在正好。”

林新笑道。

公孙离也是老怀欣慰,他也是害怕自己百年之后,雪儿没有依靠,没人照顾,虽然现在看起来似乎武艺不错,但却没有练气资质。而林阵却是从小就天赋优秀,现在已经是内家二层,以后前途不可限量。自然不会有任何反对。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干脆约好了定亲日期,这事就这么定下了。

另一边,山庄侍卫很快便带上来一个愣头愣脑的小少年。

这少年眉清目秀,一头长到肩膀的黑发毛茸茸的有些杂乱,看起来就和小狮子差不多。他肤色黝黑,皮肤粗糙,身材健壮,一看就是吃过不少苦的孩子。双眼目光一路上走来也在不断的四处打量张望,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

“庄主,人已带到。”

“下去吧。”林新淡淡道。仔细看向面前这个少年。

少年也愣愣的盯着他看,似乎没有一丝的惧意。

“你不怕我?”林新微微有些好笑。

“我为什么要怕你?”少年反问。“你是我爹吗?”

林新愕然。边上公孙离也是愕然。

“你怕你爹?”他又问。

“难道你不怕你爹?”少年一句话又给他丢了回来。

“怎么说话的!?”边上侍卫看不下去了,一声低喝就要上前。却被林新扬手止住。

“你们都下去。”他摆摆手。

边上守卫的几个侍卫怒目瞪了瞪少年,这才领命纷纷退下。只留下林新和公孙离两人。

少年却一点惧怕之意也没有。

仔细打量对方一会儿后,林新略为有些好笑,他想看看对方的反应。

不料半柱香时间过去了,这家伙还是一脸平静的盯着自己,一点也没有其他额外反应。

“那你来我山庄,所为何事?”林新顿时对这家伙有了点兴趣,终于开口。他不信对方不知道他的名声和实力,在这乐府境混的人,没人不知道他。

而既然知道,还敢这么不惧怕,那就意味着,他必有所恃。

“本来我只是想来学本事,不过后面听到有人说,你这里也有一块金锁,我就想起我师父说的话,然后就过来了,他说你一定会收下我。而且我也想像你一样威风!”少年很是自然的大声说。(未完待续。)

福建省南平市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菏泽市立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癫痫病治疗医院南京哪家好
烟台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