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灵能骑士第二十八章却敌

2020-01-24 20:43: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灵能骑士 第二十八章 却敌

随着艾德话音落下,远处果然渐渐响起许多马匹疾行,人群奔走而来的声音。

英吉尔那位骑士首领微微犹豫了一下,虽然听声音,这些都不过是普通士兵,但灵能骑士可以激发灵能包住自己的坐骑将马蹄声减到最低,而且这里确实已经很深入敌后了,眼前这个可恶的年轻骑士出现就说明更多灵能者也可能就在附近。

是去是留?三个英吉尔骑士都在心里思索着这个问题。

“呜!”被蔷薇之枪穿透大腿的那位英吉尔骑士痛哼一声,把扎透的枪身拔了出来,慢慢托着伤腿,挪动脚步向自己带来的士兵走去。

艾德心中一动,“看来这位已经打定主意离开了。”

确实,如果真有更多罗兰骑士出现支援,逃跑起来他腿上有伤肯定是第一个被抛在后面的,对他而言还是稳妥一点先离开为好。

首领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缓缓离开的骑士,他虽然在场资格最老,拥有发号施令的权力,但和其他两位追击的骑士并非上下效忠关系,对方下定决心不给他面子的话,就这样拍拍屁股离开让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等等,给我把枪留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艾德看着缓缓从自己身边走过去想要返回本队的英吉尔骑士,一抬手将宝剑格尔墨横亘在他前进的方向上拦住去路,同时冷着脸,毫不留情的说道。

“你……”

看着眼前伤到自己的小子如此嚣张,已经打定主意离开的骑士心头一阵火起,蹒跚的脚步微微一顿,体表的灵能之焰再度迎风燃烧起来。

艾德也毫不示弱,再度投入一份灵能团强行催动灵能,针锋相对的提升起自己身上的灵焰,只见两股高涨的斗焰同时升腾而起隔空相对,瞬间风云变色,连彼此之间的空气发出噼啪作响的声音,被强大的灵压挤爆开来。

“哼!”感受到少年咄咄逼人的气势,受伤的英吉尔骑士心中挣扎,只是犹豫了那么一瞬间,终究还是缓缓压下气势。

他将手中长枪向着之前逃亡的罗兰士兵队伍方向狠狠甩飞出去。

“咄”的一声,蔷薇之枪擦着一个士兵的面门钉在一颗大树上,枪尖贯穿树干而出,尾部还兀自不断颤动,发出低鸣。

那个倒霉的士兵被长枪上巨力裹挟的高压风能震飞出去好几米,摔倒在地上人事不知,周围的同伴皆被震慑在当场,别说去救助了,好几个自己都站不稳,一屁股坐倒在泥土上。

把枪扔出去舒缓了胸中一口恶气的英吉尔受伤骑士继续返回本队,艾德转过脸来,将拦路的骑士阔剑挽了一个潇洒的剑花收回身侧,然后将目光重新放在剩下的两个敌人身上,浑然不像他身后的那两个罗兰骑士般还死死盯着从身边走过的敌方灵能者,似乎害怕他转身偷袭似的。

艾德一系列的张狂表现落在剩余两人眼里无疑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对方似乎只想救下两个罗兰骑士,不愿意拼命拦阻敌人离开,而己方对少年的一丝挑衅都好像会引起极大的反弹,也许留不留住己方三人的性命全在他一念之间。

身后人马沸腾而来的声音越发逼近了,此刻英吉尔人眼中,前有对方拦路骑士,后有敌军大批援兵,由不得剩下二人再犹豫。

没有多言,他们同时做出撤退的决定,一边注视着艾德的举动一边缓缓从他身边绕过,走向自军。

这群英吉尔士兵早前还扎扎呼呼,不断给自己三位强大的骑士首领摇旗呐喊助威来着,等到艾德华丽出场,嚣张而狂放的姿态完全就是一个高位骑士的作派,他们这些小人物哪敢再放半个字出来,个个紧闭起嘴巴,深怕引起强者的主意,向对面那个倒霉蛋一样受到无妄之灾。

等在前面的几个骑士亲兵还算机灵,此时连忙给三位大人物牵来马匹,之前激烈的交战早已将他们自己的战马累毙,要是有一匹神驹的话他们早就有机会拿下猎物了,宝马和神兵同样都是骑士最好的伴侣,也十分难得。

受到挫折的英吉尔骑士翻身上马,顺手给了自己的亲兵当头一鞭,“废物,不知道绕过去拦住对面援军啊,都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撤!”

艾德收回灵能,缓缓熄灭自己冲天而起的灵能,伸出双手慢慢扶起两位负伤的骑士交到他们各自赶过来的士兵手中,对于身后正在撤军的英吉尔部队根本不多看一眼。

英吉尔唯一完好无损的骑士首领此时也已经拨转马头,往回撤退,最后望了这个少年骑士的背影一眼,恨恨不平的大声发出吆喝,命令士兵加快脚步,拉开和罗兰人援军的距离。

艾德自信的表现看在两位罗兰骑士眼中,对他不由升起极大的敬仰之情,相比起自己谨小慎微的表现,真是叫人无地自容啊!

“多谢这位大人的援手,救命之恩我俩有机会一定不惜代价报答!还没请教大人名号。”一位受伤轻一点的骑士说道。

看着这个比自己年纪还大的老骑士叫自己大人,艾德知道他们一定是误会了什么,不过救命之恩倒是真的,“不用谢,我叫艾德温,熟悉我的人都叫我艾德,你们先跟我来吧,到营地里把伤势养好再说别的。”

两位骑士听了相互对视一眼,艾德温,似乎罗兰王国里面没有叫这个名字的灵能骑士啊,难道是哪位家族新培养的后起之秀,看这霸道的风范在家族里至少也是一个派别的继承人啊!

两人不敢冒失,抬手躬腰,依然很恭敬的说道:“原来是艾德温阁下,我们的伤势还好,灵能未尽,肉体上的伤势和疲劳修养一下就好了,只不过还有一件事需要拜托阁下帮忙。”

看到两人还是很拘谨,艾德也只好随他们去了。

“哦?什么事,如果是英吉尔骑士那边的话我会派人去跟踪打探的,不过想来这些家伙应该是不会去而复返了。”

“嗯,有阁下在此坐镇他们自然是不可能再有胆子来攻击了,我们想拜托的是请阁下多派些人手在附近寻找一个人,他先我们一步离开的,可能在附近迷失了。”

说话间,之前逃跑的那群罗兰士兵已经一个不落的汇聚到自己骑士身边,他叫来副手,仔细在人群里搜索都没有发现自己要找的人。

不等艾德询问,对方继续说道:“其实就是我们保护的小少爷,他是我们族长的儿子,年纪如同阁下这般大小,不过灵能上比起您就差远了,还不深厚,因此我们三人一起抵挡追兵时少爷他的灵能最先枯竭,于是咱们让他在前面先走,我们两人垫后,还好蒙阁下相救,不然后果真是难以想象。”

“好,好,找人的事情不用两位操心,应该是小事一桩,瞧,我的人来了,咱们过去汇合再一起寻找吧!”艾德答应了下来,看到安德烈一马当先带着不少士兵骑马赶了过来,后面是迪丽雅和她那群亲兵压阵。

艾德引领着两位骑士与他们汇合一处,简单互相介绍了一下,两人见对方都不具有灵能,只是普通人,便将他们当成了艾德的随从并不十分在意,同时心里焦急着寻找自家少爷,强撑着不适敷衍了一番。

迪丽雅和安德烈听说了艾德一个人把对方三个英吉尔骑士吓退的事,即使平日里知道自己这个同伴胆识过人也是大吃一惊。

迪丽雅虽然之前向众人打出了推翻灵能骑士的口号,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灵能骑士的强大之处,要达成这个目标,过程一定十分艰难,哪知到了艾德这里,好像敌人成了纸糊的一般,轻易就被吓跑了。

“艾德你的勇武真是万中无一,天下间少有的大将之才啊!”安德烈按下心头的想法,不吝言词的夸赞着同伴的功绩,在他们知情者眼中,少年根本不是个标准的灵能骑士,能以一敌三还能击退,说出去都是足以放进传说中的了。

艾德被同伴夸的有点不好意思,摆摆手,把答应帮助两位罗兰骑士寻找他们少爷的事说了出来,安德烈听了便吩咐下去,迪丽雅也派出亲兵帮忙,配合着对方骑士带来的普通士兵一起寻找。

艾德陪着两位罗兰骑士边聊边等待,但任凭众人向周围四处搜寻,喊叫这位少爷的名讳,就是找不到对方。

“你们这位埃利诺小少爷腿脚够快的啊,灵能枯竭都跑的很远啦!”

两位骑士并不怎么搭理安德烈,在他们眼里,只有同样身份的灵能者才是平等的交谈对象,眼前这个启蒙仪式失败的家伙也就配给灵能骑士打打下手,艾德没办法只好陪着两人聊天,说一些没有营养的话。

“呃……实不相瞒,我家少爷体型颇为壮硕,并非身手矫健之人,没有灵能实在是不应该跑太远啊,莫非除了意外?”

年长些的骑士说着,脸上更显焦急之色。

“都怪我,应该派手下亲卫随身保护小少爷的,要是找不到他,我要一个不留的把这些饭桶们绞死!”

他来回转圈,觉得靠这些废物手下不是办法,和另一位稍微商量一下,便向艾德说了声抱歉,两人忍住沉重的伤势强自提起灵能加入了寻找的队伍中。

这位小少爷是他们效忠的大公唯一拥有灵能资质的继承人,他们二人曾经以骑士荣耀起誓,必将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他直到成年,否则将背负死亡也难以洗刷的耻辱。

这片大陆上,贵族凭借灵能统治着平民,他们的继承人也必须首先是一位灵能骑士才可以,随后要经受过战场的种种磨炼,以过人的战绩和血腥的杀戮,正式获得其他灵能者的承认与效忠。

而那些大家族继承人所能得到的优待,就是身边可以有少数由家族挑选出来的灵能者作为同伴,这些人在保证极高忠诚的同时可以在危急时刻舍弃自己保护继承人撤离,这两位罗兰王国骑士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体格壮硕还跑不快,那不就是胖嘛!”艾德洒然一笑。

“等等,自己好像在哪遇到过一个胖子!”

随后心灵刻印尽忠职守的将宿主之前没有留意的片段保存并在此时展示了出来。

“那个在树丛里被自己一下掌刀打晕过去的好像就是个胖子嘛,还跑在所有人前面!”

艾德恍然大悟,自己刚刚偷袭敌人,然后摆了一出危险万分的空城计吓退对方,这个战前的小插曲早就已经忘到脑后去了。

艾德把眼神望向自己冲出来的那片小树丛,就在不远处,也许是太过靠近战场中心,而且自己又是从里面出来的缘故,大家都没想到进里面去搜寻。

都以为小少爷跑在前面肯定在远离这里的地方,谁知道这胖子恐怕是知道自己跑不快,索性就想在树丛里躲一下避避风头,谁知道恰好碰上了自己,也不知道是自己还是他倒霉啊!

推断出来基本真相后,艾德自然不可能再故作不知,正好此时大家跟着两位骑士都往远处搜寻了,附近留下的都是自己人,艾德也不避讳,在迪丽雅和安德烈目瞪口呆之下跑进了树丛,从里面拖出来一个小胖子。

借着火把看,这家伙和艾德也差不多年纪,十六七岁的样子,却是十足的小胖墩,四肢不长肚子却是滚圆,艾德都有点佩服自己当时在黑暗中都能一下砍中对方的脖子,也许是修习灵能锻炼出的直觉,现在在火光之下要从那圈肥肉里找出类似脖子的东西都有极大的难度。

“艾德,这下我是真心崇拜你了,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你啊,这就是他们寻找的小少爷吧!”安德烈走上前来探查了一下,见对方只是昏迷没有大碍,便站起身,半开玩笑的对艾德说着。

艾德不理会拿自己寻开心的无良家伙,使劲晃了晃手中昏迷不醒的家伙,一身肥肉都甩出了波浪也不见他有醒来的迹象,没办法只好向旁边的少女求助。

迪丽雅回头看了一下还在远方搜寻的罗兰骑士人马,也不多言,向艾德手中的家伙释放了一个治疗术,虽然是大材小用,不过效果是真的好,这一下对方就迷迷糊糊醒了过来。

神术的光芒在夜晚格外的醒目,那两位骑士虽然受了伤灵能反应慢些,却正在四处张望着寻人,对四周动静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发现这边的力量波动不约而同的向这里看来。

艾德看到没法避了,只好向两人招招手,示意自己手中的小胖子。

远远看到自己家的少爷瘫软着身子被艾德擒在手里,两人不敢怠慢,开启灵能一眨眼就丢下身边的随从赶到了艾德旁边。

见此情景,艾德把手臂用力一伸,将沉甸甸的家伙交给了忧心忡忡的骑士,正不知说什么时,旁边的安德烈说话了。

“我们刚刚在树丛里找到他,已经由同伴给他释放了治疗术了,也许是灵能耗尽让他昏迷在这里的,不过看起来没有大碍了!”说完他瞪了艾德一样,示意他暂时不要把动手打伤对方的事说出来。

年长的骑士仔细检查了一下少爷的情况,发现确实没有大碍,而且正在慢慢苏醒过来,于是将他交给旁边的同伴,对艾德三人躬身行了一礼。

“真是抱歉,我们刚才由于心急实在是太无礼了,居然没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位神术师,感谢艾德阁下与诸位的救命之恩,以骑士之荣耀起誓,我等必将铭记于心。”两位骑士都言辞真切,神情肃穆,以荣耀为名起誓是一名骑士最重要的誓言,绝不会违背。

艾德注意到,之前自己救下这两人的性命时,他们起誓说一定会报答自己,而现在找到了他们的少爷这二人却不再提报答的事情,而只是说会将此情记在心里。

普通人也许会觉得前者更实在,救了本人的性命肯定比救要保护的人的命更重要些,所以他们不提回报,而艾德却从他们前后两次神态语气中感觉到,似乎后者对他们更重要。

把情分记住也就是把你这个人在心目中提升到极高的位置,而报恩则代表人情债还掉之后就两清了,这中间有着极大的差别。

艾德印象中的灵能骑士,老骑士班迪喜怒无常还经常鱼肉百姓,最后却为了保护村子战死沙场,阿美拉堡遭遇的敌方骑士占据上风时还不忘戏弄敌人,更不把奉自己号令付出极大死伤代价攻城的士兵放在心上,战况不利时立即撤退不顾别人死活,眼前这两位灵能骑士对普通人也是同样的不屑一顾,但却将自己发下的誓言看的极重,宣誓要保护的人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

艾德赶到很迷茫,真正的骑士到底该是什么样子的呢?

南京肛泰中医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上海市静安区中医医院怎么样
长沙的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南通诊治白斑病医院
分享到: